14K刺客「沙膽雄」,《以和為貴》裡的加錢哥,曾獨闖山口組老巢力戰不死

黄朔 2022/11/11 檢舉 我要評論

他是電影《以和為貴》裡鄭浩南飾演的「加錢哥」原型,曾獨闖山嘴組老巢,重創其成員並全身而退。

他回應海外黑幫,打造社團的暗部組織,成了名副其實的「賞金獵人」,只要錢給足了,連同門都是他的獵物。

他就是香港黑幫14K裡的刺客,「沙膽雄」。

上世紀50年代中期,「沙膽雄」出生在香港石硤尾一帶的貧民窟中,他原名叫江雄。

出生在那個年代,能不被餓死就已經是萬幸之事,更不用提上學了,江雄早早地步入社會。

早年石硤尾就是鄉下地區,後來隨著「逃港潮」許多難民聚集在此地,也坐實了他貧民窟的特質。

當時港英當局治理無方,黑道勢力在港橫行無忌,石硤尾便是黑幫14K的其中一大據點。

在這樣的背景下,許多貧民的孩子沒錢讀書,自小對黑幫的所作所為耳濡目染,長大後便也加入了黑幫,江雄便是如此。

60年代末,江雄加入了14K,拜在女堂主齊瑋文的門下。齊瑋文雖是一介女流,但來頭可不小。

14K又稱「洪發山」,山堂分內八堂和外八堂,齊瑋文便在內八堂堂主的位置占了一席之地,除此之外她還是洪發山的「陪堂右相」,要以此來論資排輩,齊瑋文可以稱得上是14K的第四把交椅。

正所謂:「良禽擇木而棲」,是否跟對老大那是非常影響後期的發展的。

江雄拜在齊瑋文門下也算是有人罩著,但齊瑋文更著重的是培養手頭的女子兵團,比如她手底下的「十二金釵」,發揮女性優勢,常伴大佬左右,黑白兩道都吃得開。隨便一個,能量都不小。

也因此江雄起初並未得到重用,只能安靜地做一個美男子。

齊瑋文平常除了打理社團事務,她旗下還經營碼頭的走私生意,江雄便是在她的碼頭工作。

1972年,齊瑋文的一批精工手錶配件送到霓虹國,卻被當地的山嘴組強勢扣走。

這批貨價值兩百萬,要知道在當時兩百萬可以買下大半條街了,齊瑋文那是氣得直跳腳,勢必要將這批貨奪回來。

可霓虹國與香港那是山高水長,本來山嘴組就是仗著路途遙遠,那邊又是自己的主場,才如此肆無忌憚。

很快,齊瑋文這女強人就發出懸賞令,誰能將貨奪回來,就給20萬賞金。

寂寂無名的江雄聽到這消息,也是猶豫許久,但若想出頭,還得幹一番大事,隨後把心一橫,接過懸賞令,找了10來個弟兄一起翻江滔海,直達霓虹國。

到達目的地,他也沒傻傻地帶著傢伙就往上沖。而是先通過當地華人的關係摸清這批貨的地點,再暗中觀察這幫人的行動規律,摸清規律後,又開始設計撤退路線,安排手下又做了幾個備用計畫。

一切準備就緒後,行動才開始。

那天晚上,正值山嘴組的人出門吃宵夜,江雄一幫人摸進那藏貨的倉庫,將那批貨往外運。

可貨太多又太重,還有小部分沒能運走,山嘴組的人也回來了。江雄當機立斷,運不走的就不要了,讓其他人帶著運出的貨先走,自己與另外兩個手下留下斷後,雙方爆發激戰。

江雄先發制人,拿著AK47往沖過來的山嘴組就是一梭子,山嘴組也不甘示弱,掏出98K就往死裡幹。

沒一會兒,江雄帶著兩個手下毫髮無傷地登上了回港的漁船,留下山嘴組幾個人的屍體。

這一戰,江雄不僅打出了自身的名氣,也捍衛了華人社團的尊嚴,海外黑幫不敢再輕易下套。

回港後,齊瑋文對原本寂寂無名的江雄刮目相看,從江雄奪回這批貨的始末來看,齊瑋文得出一個結論,江雄非常有做刺客的潛質。

當時在荷蘭的14K「荷蘭教父」易忠就有成立了專門的刺客組織,隨後在齊瑋文的支持下,江雄與海外社團相呼應,有樣學樣,手下雖僅有十幾二十個馬仔,卻個個都能獨當一面。

刺客從古至今都是有重要地位的,早在2000多年前,燕國即將為秦所滅,燕太子派荊軻前往秦國刺殺秦始皇,這件事人盡皆知。

即便現實中荊軻是失敗的,但比起動不動就興兵百萬的大型戰役,損失的也僅是一個荊軻而已,畢竟原本燕國比起秦國,那是雞蛋碰石頭;但反過來看,假如當年荊軻真把事情做成功了,原本燕國橫豎都是滅國的結局,至少也可能得到一絲喘息之機,甚至還有可能改寫歷史。

按經濟的角度來看,這是投資小,回報卻極高的生意。

起初江雄這幫人是服務14K社團的,為社團插旗陀地也立下不少汗馬功勞。

那時候和勝和才重組沒幾年,但勢頭很強勁,地盤擴張很迅速,14K有些地盤便被和勝和吃掉了。硬碰硬需要付出的代價很大,因此14K就會拿出賞金,掏出江雄這把「利刃」。

江雄做這方面事情的天賦確實高,確定目標、踩點摸清對方規律、策劃行動方案、拿下目標,一系列動作一氣呵成,沒多久和勝和擴張的勢頭便被抑制住了。

一時間也使得江湖人士談「雄」色變,畢竟是出來混社會的,哪天自己被江雄惦記上,那無疑就是閻王爺在生死簿上做記號了。

14K自1953年第一任龍頭葛肇煌病逝後,太子爺葛志雄作為順位繼承人,卻又不想插手社團的事務,此後14K一直都是各自為政的狀態,同門因利益撕破臉皮,甚至自相殘殺的事情屢見不鮮。

這導致14K實質上是一盤散沙,同門間的情誼薄弱。江雄亦是如此的心態,他接單的目標任務並不僅僅是對外的社團,也有14K的人。

1974年,14K「毅字堆」話事人「余洪」在澳門街打下一大片地盤,與早年的落魄相比,現下的「余洪」正值春風得意。

(感興趣的可以點擊主頁,查看這篇寫余洪的文章哈:澳門14K開山鼻祖「余洪」,自封「二路元帥」,晚年命喪同門之手)

「余洪」與「八區仔」的梁老大有衝突,人家已經擺酒道歉了還不滿意,還逼人下跪道歉,直接把「八區仔」擠兌得不成人樣。

「八區仔」高層叔父忍無可忍,便帶著重金來港聘請江雄出馬,江雄雖與「余洪」是同是14K的人,但彼此不認識,「八區仔」花高價買他的命,江雄也樂意接受這個任務。

沒多久,江雄帶著是個好手抵達濠江,根據「八區仔」提供的情報,摸清「余洪」的行動規律。但「余洪」十分謹慎,出入都有保鏢跟著,想動他還得靜待時機。

正好,在那天晚上,傾盆大雨,「余洪」與情人到菜館裡喝酒喝到深夜,「余洪」已經喝高了,並不是十分清醒,保鏢家裡有事先走一步。

情人先被「余洪」送回單身公寓,「余洪」獨自開車回家,車停在距離家裡僅剩50米的地方下車步行。

此時江雄見時機成熟,與四個大漢掏出長刀,從路旁的隱蔽位置沖出來,直奔「余洪」。

「余洪」身旁無人,酒喝多了行動又遲緩,儘管本來一身武藝超群,這時也沒了發揮的餘地。

江雄等人快進快出,送「余洪」上西天的整個過程也就不到30秒時間,捅了數十刀。第二天「余洪」被人發現時,那叫一個慘,大腸流了一地。

1978年6月,「余洪」的手下「靚強」劉強與「大鼻仔」陳阿細因利益糾紛,江雄再一次出手,這次甚至直接在葡京大酒店門口來了把大的。

當時在「余洪」死後,這幫手下群龍無首,各做各的。陳阿細是「余洪」徒孫「黑仔華」陳華的親弟弟,陳華當時的勢力頗大,他還有個非常出名的門生,那就是崩牙駒。

劉強跟「余洪」多年,「余洪」人沒了,他自己也犯下不少事端,跑路到寶島,到了當年才回到澳門。

劉強回到澳門後,便要進賭廳「放數」,當時的賭廳是陳華罩著的,要求劉強每月上繳20萬保護費才給進來「放數」,這條件著實有點苛刻,20萬在當年可以買樓了。

劉強拒絕了這個無理的要求,他另外提出給陳華分成。最終陳華答應了,不過條件就是讓自己的弟弟陳阿細跟著劉強做事,也算相當于監督。

陳阿細這人就比較無賴,多次收賬時截留部分款項,謊報數目。劉強知道後,立馬就要解雇陳阿細,但陳阿細仗著哥哥的威勢,要求劉強給他20萬解雇費。

劉強給了10萬,想著說就花錢把這瘟神送走,可陳阿細不依不饒,依然要討那餘下的10萬元。

這下劉強就忍無可忍了,一邊直接派人帶重金前往香江請江雄出山,待江雄這方確定接下任務後,另一邊假裝答應陳阿細,要親手把剩餘的10萬交給他。

就在交錢的當天,陳阿細見劉強久候不至,自知是被劉強放了鴿子。第二天帶著馬仔氣衝衝地從葡京直奔劉強的住宅。

江雄這幫人早埋伏在葡京的附近,等的就是陳阿細上門去服務劉強。

結果陳阿細出門不遠,就被江雄這夥人,人手一把AK47一通亂掃,陳阿細自此離開人世。

事後許多人被捕,而江雄早已離開澳門,甚至都沒回香港,直接跑到寶島安居樂業。

電影《以和為貴》裡鄭浩南飾演的「加錢哥」,實質上便是在暗諷江雄的這個刺客組織,電影裡的「號碼幫」對應的便是14K,電影臺詞「我只認錢、不認人!」便是在暗喻江雄的行事風格。

儘管目標是同門,只要錢給夠了,他們什麼任務都能接,完美地闡述了這幫刺客們毫無底線的行事作風。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