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嫂子,媽癱了你來伺候吧」「外人進門要打斷腿,我可不敢」

happy 2022/11/18 檢舉 我要評論

導語:婆婆與兒媳之間沒有深仇大恨,沒有血緣親情,有的只是無休止的爭鬥與較量。

沒有兒媳願意和婆婆生活在一起的,但是,婆婆似乎總願意往兒媳身邊靠攏。兒子結婚以後,婆婆與兒媳的爭鬥、較量,似乎成了婆婆晚年生活的重要內容。

大多數婆婆都不懂得放手的真正道理。她們以為自己是婆婆,就可以對兒媳挑三揀四、無風起浪。每每看到兒媳尷尬、氣憤,她們都會心滿意足,甚至別無所求。

電視劇《雙面膠》中,當家裡的保姆玉喜把兒媳胡麗娟懟得一句話也說不出的時候,婆婆笑得很開心,頗有幸災樂禍的意味。婆婆與兒媳胡麗娟的較量,從未停止,可她們誰又真的開心過呢?

婆婆抓著兒子不放,她實際上是在為難自己的兒子。婆媳之戰,無論哪個人勝利了,都是一家人最大的失敗。婆婆勝利了,小兩口的感情就會出現問題。 兒媳勝利了,只會讓婆婆更加想要報復兒媳。

正所謂,冤冤相報何時了呢?婆婆與兒媳之間的戰爭,真的至于嗎?

粉絲蔣欣自從嫁給老公以後,她從未想過與婆婆為敵,然而婆婆的一再挑釁,終于使兩個人的關係降到冰點。婆婆攆走了蔣欣,蔣欣心裡,再也沒有婆婆這個人了。

遇上如此婆婆和老公,命苦。

蔣欣和老公結婚的時候,老公向她保證結婚以後不會和婆婆一起生活。兩人結婚以後,不到一個月,婆婆就搬過來和他們一起住了。當蔣欣質問老公為什麼出爾反爾時,老公說,「我媽非要和咱們一起住,我有什麼辦法啊?我總不能把我媽攆出去吧。」

婆婆得知蔣欣對她的到來並不是很歡迎以後,她對這個兒媳婦的意見很大。婆婆對兒媳說,「這是我兒子的家,就是我的家。如果你不歡迎我的話,請你搬出去,因為我是這個家裡唯一的女主人。還有,我跟我兒子說了, 媽只有一個,媳婦還能再找。你最好認清自己的位置,不要蹬鼻子上臉,不識好歹。

蔣欣懵了,婆婆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呢?她從未想過與婆婆為敵,如今,婆婆卻公然向她挑釁。以後的婆媳關係怎麼相處呢?

蔣欣當場沒有回擊婆婆,回到兩人的臥室之後,蔣欣問老公,「我和你媽的關係,你準備以後怎麼處理啊?」老公說, 「那是你們的事情,和我沒有關係吧。咱們可不可以單線聯繫,我和我媽單線聯繫,我也和你單線聯繫,至于你們之間的所有事情,我都不想參與,好嗎?」

蔣欣聽出來了,老公就是不想蹚這趟渾水。如果她將來真的和婆婆有什麼爭執,毫無疑問,老公一定會向著婆婆而不是自己。蔣欣有點後悔,這一點,她之前怎麼沒看出來呢? 如果早知道老公是如此不負責任的男人,她也許不會嫁給他了。現在說什麼都晚了,蔣欣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看看婆婆接下來有什麼招數。

婆婆開始吩咐蔣欣做家務,這還不止,她要求蔣欣必須按照她的方法和流程做家務,差一點都不行。蔣欣當然不願意了,她願意做家務,但不是在婆婆的監督下做家務,更加不是按照婆婆的話一點不差地做家務。

婆婆說,「我告訴你的話都是過來人的經驗,相信我沒錯的。」蔣欣說, 「如果你讓我做家務就按照我的方法,你要是看不慣,你就自己做。」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吵得「不亦樂乎」。此時,蔣欣的老公就在一邊戴耳機玩遊戲,假裝自己什麼也沒有聽到。

蔣欣還是希望老公可以為他主持公道,可是每次她都會失望。老公對蔣欣只有一句話,「你和我媽的事情,我不管,你們自己看著辦。我對我媽也是這樣說的,不信你可以問她。」

其實蔣欣知道,老公跟婆婆根本不是這樣說的,他對婆婆說的是, 「媽,我向著你。蔣欣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你就批評她,咱倆是一夥的,誰讓我是你兒子你是我媽呢。」

被婆婆攆走之後,失婚。

做家務的事情短暫平息之後,蔣欣和婆婆又因為她工資卡的事情吵了起來。

婆婆想要接管蔣欣的工資卡,「兒媳,你把工資卡交上來吧。我看你幾乎每天都要淘寶,還總是買鮮花、買奶茶,日子這麼過下去,你賺多少錢也不夠花啊。」

蔣欣當然不同意了。她對婆婆說, 「媽,我怎麼花錢是我的事情,錢是我賺的,任何人沒有權力干涉。你兒子賺的錢我也沒管過他是怎麼花的啊,你現在憑什麼管我呢?」

婆婆說,「男人賺的錢,他想怎麼花他都有權力。你是女人,你沒有權力。你出去問問,哪個婆婆不管兒媳的工資卡?再說了,媽是幫你把錢存起來,又不是要你的錢,你有什麼捨不得的?」

蔣欣就是不同意, 「媽,我不管你是幫我存起來還是什麼,總之,工資卡我是不會交給你的,你就死了這條心吧。」蔣欣的這句話惹怒了婆婆,婆婆對她說,「在我們家,兒媳就是個外人。既然你不交工資卡,你就不要住在我的家裡。否則,外人進門的話,我一定打斷她的腿。」

既然婆婆的話都說到這個地步了,蔣欣當天晚上就搬走了。至于老公,他沒有和蔣欣一起搬走。老公對蔣欣說, 「等我媽氣消了,你再搬回來住啊。」可是蔣欣從搬走的那一刻起,她就沒有想過再搬回來。

失婚吧,蔣欣能夠想到的解決辦法,只有這一個。

蔣欣剛搬走不久,她還沒有正式和老公提失婚的事情呢,婆婆卻病倒了。 聽說婆婆突發腦出血,病情還挺嚴重的呢。雖然蔣欣平時和婆婆總是置氣,可她還是去了醫院,畢竟一場婆媳,況且她現在和老公還沒有正式失婚呢。

半個月以後,婆婆出院了,可她也癱了。蔣欣有一個小姑子,她對蔣欣說, 「嫂子,媽癱了你來伺候吧。你是兒媳,這事是你應該做的。」

蔣欣心裡一驚,果然有什麼樣的母親就有什麼樣的女兒。婆婆沒生病的時候,小姑子和婆婆最親了。婆婆現在癱了,小姑子立馬把照顧婆婆的責任往自己身上推。

蔣欣對小姑子說, 「婆婆說過我是外人,她還說過外人進門要打斷腿,我可不敢。而且,我和你哥馬上就要失婚了,讓你哥給你找一個新嫂子照顧你媽吧,我沒那個福氣,更沒那個義務。」

瑟伯與懷特說,「愛情有著奇妙的魔力,它使一個人為另一個人所傾倒。」當女人在愛情中沉醉的時候,她往往忽略了自己所愛的男人是不是真的適合自己。如果兩個人整天如膠似漆的話,女人可能還會忽略,男人在婆媳關係中的立場是怎樣的。 如果男人只會偏向自己的母親,女人再愛也不能嫁他。

如果蔣欣不和婆婆生活在一起,她的婚姻或許不會是這樣的結果。如果蔣欣的老公能夠試著平衡兩個女人的關係,他們也不至于會走到失婚的地步。對也好,錯也好,當下對于蔣欣來說,失婚就是最正確的選擇了。 誰也沒有能力做到時間倒流,誰也買不到一顆後悔藥,或許我們唯一能夠安慰自己的,就是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今日話題

如果你是蔣欣,婆婆生病以後,你會不會堅持選擇失婚呢?

歡迎來留言,說說你的看法。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