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立文、曹查理的風月經典,還原了一部名著,完成了李翰祥的夙愿

黄朔 2022/11/19 檢舉 我要評論

1988年,港片導演劉鎮偉,拍攝了《金裝大酒店》、《霸王女福星》兩部作品。

為了給這兩部作品增加人氣,劉導邀請了彼時在香港樂壇極具人氣的「藍戰士樂隊」,參與了電影的角色客串。

藍戰士樂隊的成員有三位,一個叫蘇德華,一個叫黃良升,還有一個叫單立文。

在這兩部作品之中,單立文的表現獲得了不少導演的認可。1989年,羅卓瑤導演策劃、拍攝奇幻電影《潘金蓮之前世今生》時,就邀請了單立文,出演了片中的「西門慶」一角。

在這部作品中,單立文將「西門慶」這個角色,塑造得十分到位。「第9屆香港電影金像獎」上,單立文憑借「西門慶」一角,獲得了「最佳新人獎」的提名。

而彼時的影壇巨擘 李翰祥,也將目光聚焦在了 單立文身上。

提起李翰祥導演的名字,喜愛港片的觀眾,應該都不陌生。

早在60年代,李導就憑借《倩女幽魂》、《楊貴妃》、《武則天》3部作品,3度獲得「戛納金棕櫚」的提名。

而由李導主持拍攝的《江山美人》、《梁山伯與祝英臺》、《西施》、《緹縈》、《垂簾聽政》、《火燒圓明園》、《傾國傾城》、《一代妖后》等作品,也是影響了一代又一代華語電影人的成長。

在大銀幕上,李翰祥導演造就過不少經典,也留下過不少遺憾。其中,最讓他介懷的,莫過于「對《金瓶梅詞話》的電影化改編」。

作為「明代四大奇書」之首,《金瓶梅詞話》在文學史上的地位如何,無需多提。而滿腹文人情懷的李翰祥導演,對于拍攝電影版《金瓶梅詞話》,也一直有著一份特殊的執著。

李翰祥導演為何對《金瓶梅詞話》如此執著?這一切的緣由,還要從日本導演 若松孝二說起。

60年代初,李翰祥導演在戛納國際電影節上,獲得了「金棕櫚獎」的提名,而彼時的若松孝二,也在柏林國際電影節上,獲得了「金熊獎」的提名。

此時的亞洲影壇之上,李翰祥與若松孝二可謂是一時瑜亮。

1968年,若松孝二拍攝了一部日本版《金瓶梅》,由于對文化的了解不足,這部日版《金瓶梅》的故事,被改編得混亂不堪,但是憑借破尺度的鏡頭表現,該片在亞洲電影市場之上,卻獲得了不錯的票房反響。

彼時的李翰祥導演認為國學名著,不該毀在一個日本導演的手上,于是便有了拍攝電影版《金瓶梅詞話》的構想。

有了想法之后,李翰祥導演沒有急于拍攝,而是對電影的表現形式,展開了思索。

《金瓶梅詞話》是一個典型的風月故事,如何在電影中平衡「風月」與「藝術」兩大要素,是拍好《金瓶梅詞話》的一個關鍵。

于是在70年代初,李翰祥導演開始對風月故事的表現,展開嘗試,并創作了《風月奇譚》、《牛鬼蛇神》、《北地胭脂》、《風流韻事》等電影作品。李導的「風月片生涯」,也是在這個時候開始的。

經歷了幾部風月片的探索之后,李翰祥導演終于在1974年,拍攝了《金瓶雙艷》。

值得一提的是,早年的成龍,也參演了這部風月片作品,并在片中出演了賣脆梨的「鄆哥」。

《金瓶雙艷》上映后,獲得了不錯的票房成績,但是在業內的評價一般。

在這部《金瓶雙艷》里,李翰祥導演嘗試以111分鐘的時長,表現《金瓶梅詞話》這部長篇小說里的全部故事。

影片雖然在橋段細節上,對原作進行了很好的還原,但故事情節的跳躍、故事節奏的倉促,卻成了影片的一大缺陷。

在李翰祥拍攝《金瓶雙艷》的同時,邵氏名導 張徹,也在拍攝《水滸傳》。《水滸傳》和《金瓶梅詞話》一樣,都是長篇故事,不好在一部電影里,將全部的劇情表現出來。

于是,張徹采取了截取、分段的方式,用《水滸傳》原著里的「大名府救盧俊義」、「杭州城擒方臘」、「武松義奪快活林」三段故事,分別拍攝了《水滸傳》、《蕩寇志》、《快活林》三部電影作品。

張徹拍攝《水滸傳》的思路,給了李翰祥一些啟發。《金瓶雙艷》之后,李導也決定,以分段截取的方式,再度對《金瓶梅詞話》進行拍攝。

于是在1982年,李導組織拍攝了《武松》。這部片子雖然名為「武松」,但表現的主題卻是「潘金蓮」。故事借用的雖然是《水滸傳》的框架,但表達的卻是《金瓶梅詞話》的內核。

《武松》上映后,獲得了不少贊譽,也拿下了不少獎杯,但李翰祥導演的心中仍有遺憾。

李導認為,古裝片的最高境界,就是實景拍攝。可是,香港沒有那麼多古建筑,彼時的港產古裝片,也基本都是以布景拍攝為主。

「以實景拍攝的方式,表現《金瓶梅詞話》的故事」,也在彼時成為了李翰祥導演的心頭夙愿。

時間來到1983年。這一年,李翰祥導演來到內地,與內地電影人合作,在北京十三陵、承德避暑山莊等地,實景拍攝了古裝經典《火燒圓明園》、《垂簾聽政》、《一代妖后》、《八旗子弟》等作品。

1989年,拍完了《一代妖后》之后,李導決定,趁著來內地的這次機會,完成自己「實景拍攝《金瓶梅詞話》」的電影夙愿。

而此時,李翰祥導演也發現了「西門慶」的最佳人選,單立文。

于是在1990年,李翰祥導演召集了 單立文、方玉婷 、曹查理 、 紀倩兒、李婉淑等人,利用內地的古建筑場景,實景拍攝了電影《金瓶風月》。做了這麼長的鋪墊,接下來,我們就聊聊這部由單立文、曹查理、方玉婷主演的《金瓶風月》。

1982年的《武松》里,李翰祥導演對「潘金蓮」這個角色的故事,進行了出色的刻畫。而在這部《金瓶風月》里,李導則將鏡頭的焦點,集中在了「李瓶兒」這個角色身上。

電影《金瓶風月》以《金瓶梅詞話》里「李瓶姐墻頭密約,迎春兒隙底私窺」一章作為開頭。

電影的一開始,為了方便觀眾們理解前面省略的劇情,導演通過一段旁白,對前情略作講述。

李瓶兒原本是大名府梁中書的小妾,后來梁山眾人大鬧大名府,梁中書為了逃命,拋棄了李瓶兒。再之后,李瓶兒帶著一些細軟,跟隨奶媽到山東投親,在內府總管花老太監的安排下,李瓶兒改嫁給了花老太監的侄子花子虛。

這一日,「西門慶」(單立文飾演)與幾個損友在街邊游玩,看到一個女子前去寺廟上香。女子長得極為標志,西門慶有些動心。而一旁的損友,卻勸誡西門慶,朋友妻不可窺,這女子是把兄弟「花子虛」的妻子「李瓶兒」(方玉婷飾演)。

西門慶嘴上應和,但心中卻情欲難耐。西門慶的色字當頭,也為之后的故事,埋下了伏筆。

這一日,花子虛與西門慶、應伯爵等人在外喝酒,結果喝得酩酊大醉。

西門慶將花子虛送回了府中,李瓶兒得知丈夫喝醉,前來迎接。而西門慶也趁著醉意,調戲了李瓶兒。

面對調戲,李瓶兒既不推拒、也不閃躲。于是西門慶變本加厲,二人也在花府之內,盡享魚水之歡。

事后,西門慶得知,花子虛夜夜留戀青樓楚館,讓李瓶兒獨守空房。李瓶兒的心中,早已是寂寞難耐。

西門慶的宅院與花子虛的宅院,本就是一墻之隔。那夜之后,西門慶便趁花子虛不在家時,翻墻前去與李瓶兒相會,第二天早晨,再翻墻回來。

沒過多久,西門慶的第五房小妾「潘金蓮」(紀倩兒飾演),就發現了西門慶與李瓶兒的事情。不過,潘金蓮并沒有阻止西門慶。

來來回回幾次相會之后,西門慶發現,花子虛的府中存放著幾箱黃金。通過李瓶兒之口,西門慶也知曉了這些黃金的來歷。

原來,花老太監去世后,留下了這幾箱家當。花老太監有4個侄子,這些財產本應由4人平分,可是花子虛借機,將其獨吞。

看到這些黃金,西門慶也起了貪念,想將其裝入自己的囊腫。于是,西門慶挑唆花子虛的另外三個兄弟,狀告花子虛,獨吞家產,花子虛也因此入了獄。

西門慶原本就是縣衙里,執掌刑獄的「理刑千戶」,他假惺惺地找到花子虛,表示自己可以打通關節,救花子虛出獄。于是花子虛給了西門慶不少銀兩,讓他上下活動。

而另一方面,西門慶找到李瓶兒,他表示要救花子虛,必須先隱藏證據。在西門慶的建議之下,李瓶兒將花老太監留下的幾箱家當,全部藏到了西門慶的府中。

在西門慶的運作之下,李瓶兒將花家的宅院賣掉,銀兩賠償給了花子虛的三個兄弟。三兄弟拿到錢之后,表示愿意撤銷訴狀,與花子虛和解,花子虛也因此獲救。

出獄后的花子虛,得知自己的家宅被賣,錢財也被兄弟們瓜分,一時憤懣,抑郁而亡。

花子虛去世后,李瓶兒便想改嫁給西門慶。可是此時,西門慶的大靠山「蔡太師」,在朝野失勢,蔡太師的不少黨羽,都遭到了牽連。為了免受牽連,西門慶閉門謝客,不與任何人來往。

幾次拜訪西門慶無果之后,李瓶兒抑郁成疾。此時,名醫「蔣竹山」(曹查理飾演),醫好了李瓶兒的病。

得知李瓶兒情感空虛,蔣竹山也趁虛而入,對李瓶兒百般呵護。之后,李瓶兒也改嫁給了蔣竹山。

然而,李瓶兒與蔣竹山的婚姻只維持了兩個月,便草草收場。

彼時,西門慶在朝野找到了新的靠山,心情爽朗,再度來找李瓶兒私會。而蔣竹山又是個「銀樣蠟槍頭」,中看不中用,無法滿足李瓶兒心中的欲壑。

最終,李瓶兒離開了蔣竹山,如愿嫁給了西門慶。

然而,在西門家的日子并不好過。算上李瓶兒,西門慶有6房妻妾。而這6房妻妾之中,就屬五娘子潘金蓮,最有心機。

西門慶時常在潘金蓮房中留宿,備受冷落的李瓶兒,為了爭寵,玩兒起了「一哭二鬧」的小把戲。

西門慶在外,靠甜言蜜語哄女人。而在家里,卻是靠皮鞭、拳腳,教訓女人。一番鞭打之后,李瓶兒便再也不敢哭鬧爭寵。

雖然在西門家,潘金蓮一直最受西門慶的寵愛,可是她卻未能替西門慶生下子嗣。反倒是李瓶兒,為西門慶生下了一個兒子「官哥」。

也許是壞事做得太多,官哥一出生就體弱多病,受不得半點驚嚇。西門慶想盡辦法,請了多位名醫,都沒能治好兒子的病。

自打有了官哥之后,西門慶對李瓶兒百般寵愛。為了爭寵,潘金蓮想出了一條毒計。

她與丫鬟春梅一起,用一只雪獅子貓,「嚇死」了襁褓中的官哥。兒子被「嚇死」之后,李瓶兒以為西門慶會為兒子報仇,教訓潘金蓮。

誰知道,西門慶只是「摔死」了潘金蓮養的那只貓,之后便草草了結了這件事情。

一日,西門慶外出喝酒,潘金蓮欲壑難填,于是將府中的琴童,拉入房中親熱。

李瓶兒身邊的丫鬟秋菊,將這件事告訴了西門慶。憤怒的西門慶,前去找潘金蓮對峙,李瓶兒和秋菊以為,這次可以讓潘金蓮遭受懲罰,為兒子官哥報仇。

可是誰知道,潘金蓮早已看透了西門慶的脾氣。為了讓西門慶泄憤,潘金蓮叫來丫鬟春梅,二人共同服侍西門慶,三人一番翻云覆雨之后,西門慶原諒了潘金蓮,并對過去的事既往不咎。

只要能放縱欲望,西門慶可以不顧兒子的生死,不顧自己的面子,也可以不顧倫理綱常。潘金蓮與琴童的事件平息后,李瓶兒徹底看清了西門慶的為人。

自此之后,李瓶兒一心禮佛,不理家中的紛紛擾擾。沒過多久,李瓶兒患病去世。《金瓶風月》的故事,也在此時結束。

為了拍好這部《金瓶風月》,李翰祥導演可謂是「動員全家齊上陣」。

為該片擔任監制的,是李翰祥導演的妻子 張翠英。為該片擔任統籌工作的,則是李導的女兒 李殿朗

通過電影的鏡頭,我們不難發現,這部《金瓶風月》的素材,有些是通過搭建布景,完成的拍攝,有些則是在古建筑實景中,實地拍攝。

影片鏡頭會出現如此差異,可能與1990年時,李翰祥導演遭遇的「拍片禁令」有一定關聯。雖然影片并不是從頭到尾都采用實景,但是這部作品,還是完成了李翰祥導演,以實景方式拍攝《金瓶梅詞話》的電影夙愿。

這部《金瓶風月》完成拍攝后,于1991年上映,李翰祥導演則于1996年,因為心臟病逝世,享年70歲。而該片也成為了李導「風月片拍攝生涯」中,最后的創作高峰。

順便說一句,這部《金瓶風月》的問世,讓彼時的單立文,一舉邁向了演藝事業的高峰。

因為對「西門慶」這個角色的精準塑造,單立文成為了彼時不少導演心中,「西門慶」的不二人選。

《金瓶風月》之后,單立文又在李艷芳、譚銳銘兩位導演的邀請之下,先后在《恨鎖金瓶》、《新金瓶梅》中,出演了「西門慶」的角色。

正可謂是:李翰祥之后再無風月片,單立文之后再無「西門慶」。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