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1年劉家良與徐克交惡:按你說的那麼拍,我十萬洪拳弟子笑掉大牙!

黄朔 2022/11/11 檢舉 我要評論

在2010年金像獎頒獎典禮上,年過古稀的劉家良健步走上領獎台,迎取他的終生成就獎。

千帆過盡,人海沉浮,回首一生的劉家良在台上鏗鏘有力的說出一句話:

「我父親是劉湛,洪拳的!他師傅是林世榮,林世榮的師父,是黃飛鴻!」

劉家良先生,可謂是橫跨兩個世紀真正的武人。

秉承著對血脈根基的恪守,寧折不彎的剛強氣魄,令業界折服欽佩。

劉家良不止一次在這種大型場合里表達過自己的和黃飛鴻的關系,足以可見對黃飛鴻以及南方拳師身份的自豪,一方面令他在一派北方武學中獨樹一幟,在香港眾多武師中脫穎而出,形成自己的特色。

但另一方面,劉家良也因此與人發生過不少摩擦,徐克、李連杰、成龍都在其列。

這一切,都因「黃飛鴻」而起。

黃飛鴻

黃飛鴻出生于廣東佛山,原名黃錫祥,號飛鴻。

他出生于武術世家,從小厭文喜武,三歲就和父親研習虎鶴雙形拳,后來更是以「鐵線拳」和「無影腳」而聞名。

黃飛鴻的故事在20世紀開始就在嶺南一代盛傳,作為一個具有可觀粉絲群體的IP,香港電影自然不會放棄這個機會。

早在的1949年《黃飛鴻:鞭飛滅燭》中,黃飛鴻這個形象就出現在了大銀幕上。

作為故事的主角,制作人挖掘出了黃飛鴻的三個特質: 習武、學醫、愛舞獅。

武能打惡人,醫能救弱者,舞獅更能承載文化與娛樂的共同訴求,這三點綜合起來就糅雜出了一個鮮活又接地氣的老好人形象。

所以早期的黃飛鴻電影里,作品的基調是比較市井化的,基本上就是街坊鄰里之間的紛爭,再不濟加入一方惡霸,雖然格局不大,但深受香港市民階級歡迎。

早期飾演黃飛鴻的,是著名武術家 關德興。

他身材高大體態板正,再加上出生于動蕩的1905年,還參加過抗日活動。

曾被何香凝賜詞:愛國藝人,涓滴歸公。

此等經歷的關德興異于常人,眉宇中迸發著一股篤定,正氣凌然,飾演起黃飛鴻來得心應手,一代宗師大家的形象躍然紙上。

從1949年第一部開始,關德興就從不惑之年演到了花甲古稀,到了1980年元彪主演的《黃飛鴻與鬼腳七》中,關德興老爺子從主演到客串,一共演了80余部黃飛鴻作品。

關德興的一生與黃飛鴻纏繞,而屏幕外,觀眾心目中的黃飛鴻也逐漸固定成了年邁老人的樣子。

在后續中,劉家輝曾嘗試突破但無奈無功而返。

而成龍則另辟蹊徑靠個人魅力打造《醉拳》大獲成功,但早已脫離了黃飛鴻本體IP的意味,只能算是借用外殼的新作。

徐克版《黃飛鴻》

1991年,鬼才徐克導演心中靈光乍現,想拍一部不一樣的《黃飛鴻》。

起初故事的主演并不是李連杰,而是周潤發與邵氏老牌巨星狄龍。

在拍攝《英雄本色》中發現兩位「物美價廉」,想讓45歲的狄龍飾演黃飛鴻,周潤發飾演梁寬,繼續延續《英雄本色》中持重嚴肅與插科打諢的對撞。

豈料《英雄本色》上映后大火,周潤發黑色風衣與牙簽形象風靡全港,在影迷心中烙下了深刻的印記,徐克心中嘀咕,讓周潤發續演梁寬無疑是一個挑戰的決定。

后來這個角色就順位到了與徐克有過一次合作的李連杰身上。

不得不說,彼時還未出名的李連杰,的確撿了一張周潤發的大餅,但多年后,李安找到李連杰飾演《臥虎藏龍》的李慕白,而李連杰因為妻子懷孕辭演,角色又順位到了周潤發身上,助他登上第二高峰。

這也算是兩人跨越十年的隔空擊掌吧。

話說回來,徐克找到李連杰后,快馬加鞭的開始籌劃電影《黃飛鴻》,作為一部動作片,武術指導當然是電影的靈魂所在,為此徐克大費周章匯聚了當時頗有名氣的各大武指。

起初請到劉家榮,或許徐克覺得達不到要求,就又把一位大佬請來。

——劉家良。

當時無論是成龍的成家班,還是洪金寶的洪家班,亦或是元奎、袁小田之子袁和平,其實都是北派功夫,而拍攝黃飛鴻題材,找到南派的劉家良無疑是最好的選擇,更何況劉家良還是黃飛鴻的徒孫之子。

而且劉家良早期也拍攝過黃飛鴻題材,在第一部《神打》之后就用劉家輝做主演拍攝了《陸阿采與黃飛鴻》,盡管不算成功,但仍然有可取之處。

看到劉家良趕來,徐克心中大喜過望,但他沒想到是:

沒過多久劉家良就憤然離席。

徐克是何許人也,一代鬼才天馬行空,在武俠縱橫的年代,非要拍攝《蝶變》,在動作片方興未艾的盛況下,又回潮籌劃《倩女幽魂》。

他玩的就是顛覆。

在新作之中,面對南派拳師黃飛鴻,徐克不喜歡「鐵線拳」只愛「無影腳」。

或許只是喜歡這個頗為中二的名稱,徐克讓黃飛鴻吊起威亞在空中凌空踹出7腳才滿意。

這讓南拳出身的劉家良頗為難受。

與寫意瀟灑的程小東,海納百川的袁和平不同,劉家良一向推崇見招拆招的武術動作,講究的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一方出招一方擋的穩扎穩打方式,可以說是妥妥的練家子。

黃飛鴻一個廣東武師,你不讓他打拳讓他出腳,還讓他做出飛到天上這種超乎常理的動作,劉家良與徐克發生了分歧,并且放話:

「徐克這樣拍《黃飛鴻》,非叫我十萬洪拳弟子笑掉大牙不可!」

而作為主演的李連杰,此前也因為劉家良導演的《南北少林》中,內地演員與香港演員判若云泥的待遇和酬薪頗為不滿。

如此一來李連杰或許也沒有從中斡旋,眼睜睜的看著劉家良離開了劇組。

劉家良走后,徐克接連請來了袁祥仁、袁信義,三位武指共同發力。

劇組拍攝到最后一場戲的時候,李連杰因為一次下跳摔斷了腿,不能做出大動作,而到了電影的關鍵片段卻碰到了主角受傷,讓徐克百抓撓腮。

后來,徐克為了放松精神打游戲,突然在游戲中找到了靈感,用梯子作為道具拍攝遠景鏡頭,不僅讓鏡頭充滿張力動感,還能讓熊欣欣替李連杰拍攝,到近景特寫再拍攝李連杰。

不愧是鬼才是也。

但三位武指面對徐克的突發奇想,都沒有想出太好的武術動作,給出的方案都達不到徐克的滿意。

最終痛下決心,拿出來最后王牌,請來了他們的大哥大:

——袁和平。

「天下第一武指」名不虛傳,大哥一出手就知有沒有,袁和平來了立刻就擬出完美的動作方案,讓徐克大為贊嘆。

片尾的閃轉騰挪,創意十足的梯子大戰也成了黃飛鴻系列中最具記憶點的鏡頭。

顛覆性的《黃飛鴻》

與關德興版不一樣的是,徐克在挖掘黃飛鴻的時候,在「武、醫、獅」三大特色屬性中,又找到了一個新的方向:

黃飛鴻在1911年任廣東名團總教練。

徐克顛覆性的把當年已經55歲的黃飛鴻改成了青年時期,從街坊鄰里的世俗小事躍升到家國大義、民族榮恥。

不僅完成了黃飛鴻本人的積極轉變,也讓黃飛鴻這個IP徹底跳脫出了市井氣息,成為歷史洪流中鮮明的注腳,也渲染上了一絲凄涼哀婉的底色。

《黃飛鴻》上映后口碑大爆,斬下2967萬票房,位居當年第八位,關德興老爺子看后都大為稱贊。

該電影不僅開創了徐克后續中被人津津樂道的「黃飛鴻系列」,還奠定了李連杰「功夫皇帝」的地位,開辟了屬于自己的輝煌時代。

回想三年前,徐克找到默默無聞的李連杰,兩個人合拍了《龍行天下》,但彼時的李連杰只是一個內地小生,拍攝好后電影公司覺得不會大賣,就塵封箱底。

后來,《黃飛鴻》大火之后這部壓箱底的電影竟然改名稱《黃飛鴻92-龍行天下》上映,強行蹭流量。

可見《黃飛鴻》對李連杰的意義有多大。

而此外,在1992年第十一屆金像獎上,袁祥仁、袁信義、劉家榮三人均斬下了最佳動作指導獎項。

劉家良因為中途退出沒有掛名,袁和平也因為參與過少,不愿與劉家良鬧的不好看,就也沒有掛名。

而徐克拿到了最佳導演,黃霑拿到了最佳配樂,麥子善最佳剪輯,還有四項提名,可謂是滿堂彩。

結語

話說回來,劉家良丟掉了這個大西瓜,那麼他去哪了呢?

去找成龍拍攝《醉拳2》了。

同樣是黃飛鴻題材,但成龍此次是拍攝續作,既然劉家良能答應成龍,那必然是能接受成龍的動作流派,可最后的結局是:

劉家良也與成龍鬧掰了。

鬧掰的緣由出奇的一致,血氣方剛的成龍也想玩點不一樣的,改改動作搞搞創意,這又讓劉家良不滿,甩手就走了。

不難看出《醉拳2》前半段穩扎穩打的動作設計與結局中成龍和盧惠光的對決風格大相徑庭,而劉家良就是在后半段的時候走的。

最后,劉家良一頓折騰丟了西瓜也沒撿起芝麻,不僅沒有討到任何便宜,還與徐克、李連杰、成龍三人落下芥蒂,為的僅僅是堅守自己武術流派的風格。

你覺得,這樣值嗎?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