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13歲扛起整個家!21歲撿垃圾湊學費「帶棄嬰妹妹上大學」感動億萬人 今「17年後再露面」:真正男子漢

happy 2023/01/03

還記得那個 「帶著妹妹上大學」的男孩嗎?

2005年,在操場上,有一個20多歲的瘦弱男生。

他身邊是一個更瘦更黑的小姑娘,她一會兒跑步,一會兒蹲在一邊做作業。

這一幕被《校報》的兩名學生記者看到了。

「這個學生做家教這麼認真,還挺有方法,咱們乾脆採訪採訪他吧!」

兩人上前一問才知道,原來小姑娘是男孩的妹妹,還是撿來的。

帶著撿來的妹妹上大學?

他是誰?

這個男孩叫 洪戰輝

他的事跡登上《校報》後,很快被多家媒體注意到,無數鏡頭開始聚焦到他身上。

一夜之間,這對「兄妹」的故事,感動了億萬國人。

17年過去了,這個故事迎來了怎樣的結局?

支離破碎的家

將時間的指針撥回到1994年,在河南省西華縣的一個村莊,一個男人在家裡突然發瘋。

他砸杯子,摔椅子,抓起東西就往地上摔。

妻子撲上去阻止他,卻遭到了一頓拳打腳踢。

這個男人是洪戰輝的父親,突發間歇性精神病,此刻的他,誰也不認識。

可萬萬沒想到,混亂之中,男人竟一把抓起一旁的嬰兒,暴摔在地。

他似乎還不知道,那是他剛出生不到一個月的女兒,竟被他自己親手摔死了!

洪戰輝和弟弟放學回來,看到家裡一片狼藉:

父親瘋了,母親骨折,妹妹死了。

這個12歲的少年跪在那副小小的身軀前,第一次感受到什麼是絕望。

從那一刻起,洪戰輝的世界裡就再無「幸福」二字。

幾個月後,父親從樹林里撿回來一個棄嬰。

或許是出于對女兒的愧疚和思念,這一次,父親小心翼翼地抱著女嬰,不肯撒手。

他的眼中,流露出久違的笑意和慈愛。

洪戰輝看著這個舔著手指的女嬰,正沖著自己笑。

他同時也產生了一種錯覺: 自己的親妹妹回來了。

然而母親卻不為所動,她堅持要把孩子送回到樹林里去。

「家裡本就窮,哪有功夫再多養一個孩子?」

小戰輝卻站出來堅定地說: 「娘,要是妳不願意養,我養!」

少年喊出這句話的那一刻,他並未意識到:

自己與這個沒有血緣的小女孩,一生的命運都將緊緊捆綁在一起。

13歲的「男人」

他給小女孩起了一個很可愛的名字: 洪趁趁

洪趁趁的到來,給家裡添了不少生機。

可好景不長,父親的病一天比一天嚴重。

治病不僅花光了家裡所有的積蓄,還欠下數不清的外債。

但全家受苦最多的,是母親。

父親一犯病就會打她,母親的身體總是舊傷未愈,新傷又至。

隱忍許久的母親,在某個平靜的清晨,選擇了離開。

她把洪趁趁交給鄰居阿媽,在家裡留下了一籠剛蒸好的饅頭,悄無聲息地走了。

醒來後的洪戰輝頓時慌了神,他跑遍全村,都沒看到母親的身影。

他又在家門口等了數日,仍沒有等到母親回來。

他對著天空絕望地喊道: 「媽,妳為啥不要我們啊?」

那一年,洪戰輝只有13歲。

作家史鐵生曾說:

「每個人的童年都有一個嚴肅的結尾。大約都是突然面對了一個嚴峻的事實,再不能睡一宿覺就把它忘掉。事後妳發現,童年不復存在了。」

一夜之間,他被迫成長為一個男人,成為這個家唯一的頂樑柱。

重病的父親,年幼的弟弟,還有嗷嗷待哺的妹妹,都需要他一人來照顧。

這樣的重擔,放在任何一個人身上,都不可能承受得住。

但洪戰輝沒得選。

家裡沒有收入來源,總是吃了上頓沒下頓。

沒有錢給妹妹買奶粉,洪戰輝就抱著妹妹挨家挨戶去討奶水。

實在沒轍,他就爬到樹上給妹妹掏鳥蛋吃。

有一次,洪戰輝馬上就要夠到鳥窩了,腳下的樹枝卻突然斷裂,他從六七米高摔到地上暈倒了。

醒來後,摔傷腿的他卻感覺不到疼似的,反而笑嘻嘻的。

因為他的手裡,捧著幾顆完好無損的鳥蛋。

我命由我不由天

洪戰輝在鎮上念國中,學校離家有三公里的距離。

村民們每天都會看到瘦小的洪戰輝,在學校和家之間的小路上,來回奔跑。

做飯、洗衣、割麥、插秧......是這個少年的全部生活。

邊讀書邊養家,對洪戰輝來說是個不小的挑戰。

而還未成年的他,不僅做到了,連學業都沒落下。

1997年,洪戰輝考上了河南省重點中學西華一中。

拿著錄取通知書,洪戰輝的內心感到了久違的幸福。

喜悅之餘,他面臨的是更殘忍的現實:

學費從哪來?妹妹誰來帶?

內容未完,請按「第2頁」繼續閱讀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