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錦江、舒淇的限制級喜劇片,開啟爾冬升、王晶的十餘年影壇恩怨!

黄朔 2022/11/02 檢舉 我要評論

80年代中期,邵氏電影快速走向停產。在邵氏武俠大銀幕上走紅的 爾冬升,也陷入了「事業危機」。此時,一位朋友建議爾冬升,從演員轉型導演,走入新的事業境遇。

對于「轉型導演」的想法,爾冬升一開始有些猶豫。1986年,帶著猶豫的爾冬升,嘗試以導演身份,創作了電影《癲佬正傳》,結果這部片子上映後,獲得了「最佳電影」、「最佳導演」的提名。

《癲佬正傳》的獎壇「受寵」,堅定了爾冬升轉型導演的決心,之後的《人民英雄》、《再見王老五》、《新不了情》等作品,也讓爾冬升拿下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導演」的榮譽。

習慣以「人文情懷」,表現市井小人物、社會邊緣群體的生活故事,也成為了爾冬升導演,極為鮮明的個人電影特色。

1996年,爾冬升導演拍攝了一部喜劇片。片中,爾導讓劉青雲扮演自己,還借劉青雲之口,說出了自己早年「從演員轉型導演」時的心路歷程。這部作品就是由 張國榮、徐錦江、舒淇主演的《[色.情]男女》。

1996年這部《[色.情]男女》,在爾冬升導演的電影生涯中,有著極其特殊的意義。

90年代初,港片進入了最後的發展黃金期。票房競爭的日益激烈,讓大批港片導演放棄了自身的文藝氣質,投入了洶湧的商業片票房洪流之中。

90年代中期,港片市場快速縮水。此時,「票房成績」成為了投資商們衡量導演能力的唯一標準。在這樣的市場環境之下,爾冬升也不得不向「商業票房」靠攏。而這部《[色.情]男女》,正是爾導「商業化之路」上的奠基之作。

值得一提的是, 這部《[色.情]男女》不光是爾冬升「電影商業化之路」上的奠基之作,也是舒淇演藝之路上的重要轉捩點,同時還是爾冬升、王晶之間「影壇恩怨」的導火索。本期,我們就好好聊一聊這部《[色.情]男女》。

爾冬升的限制級喜劇片‍

其實在1995年,爾冬升導演就已經開始嘗試向「商業化」靠攏。這一年,他在「永盛 電影」的支持之下,拍攝了《烈火戰車》。這部作品雖然也拿下了3000多萬的票房成績,但因為影片本身投資巨大,對比之下,這個票房也顯得不太如意。

《烈火戰車》之後,爾導嘗試用一部小成本電影,對商業片市場發起衝擊。1996年,在嘉禾的投資之下,爾冬升拍攝了這部《[色.情]男女》。

喜歡將電影故事聚焦在一些「邊緣群體」身上,是爾冬升作品的一大特色。在這部《[色.情]男女》的創作過程中,爾導也堅持了自己的這一創作特色,對港片行業中的「III級片製作群體」,進行了別樣的故事表現。

電影的一開始,張國榮飾演的「阿星」,是一個落魄的文藝片導演。因為電影作品不賣座,阿星拉不來投資,已經在家待業一年多了。

機緣巧合之下,朋友「阿蟲」(羅家英飾演)給阿星介紹了一部戲。江湖大哥「洪爺」(秦沛飾演),打算轉做正行,投資電影產業。

洪爺對好萊塢電影《七宗罪》十分喜愛,打算對這部作品的創意進行「抄襲」,並融入一些「暴力」、「香豔」元素,拍攝一部限制級電影作品。同時,洪爺還希望自己的乾女兒「夢嬌」(舒淇飾演),擔任電影的女主角。

原本,阿星並不想接拍這樣的片子。可是沒辦法,一年多沒開工的他,生活拮據,只能向現實低頭。

阿星答應拍攝之後,便開始創作劇本。而監製阿蟲,也找來了過氣男演員「華叔」(徐錦江飾演),小攝影師「鼎爺」(敖志君飾演),組成了一個小型攝製組。

可是,電影剛一開拍,就遇到了問題。女主角夢嬌仗著自己「乾爹」是投資人,不斷給自己改戲。而阿星為了追求作品的藝術性,把鏡頭搞得晃來晃去,也引起了攝影師「鼎爺」(敖志君飾演)的不滿。

阿蟲認為,阿星這樣拍,到最後電影一定賠。于是他建議阿星,到電影院去看看王晶的電影作品。

在電影院,阿星、阿蟲一起觀看了王晶導演的《滿清十大酷刑》。阿星認為這部電影太粗俗,而阿蟲卻表示,俗不要緊,只要能賺錢。

電影結束之後,阿蟲、阿星一起離開影院。此時,對面的影院也散了場,觀眾們罵罵咧咧地走出影院。原來,「爾東升」(劉青雲飾演)導演的《沒有車胎的戰車》,在對面影院首映。

一位記者隨機採訪了觀影的觀眾。觀眾們都表示,這部《沒有車胎的戰車》拍得很爛,完全看不懂。

此時,導演爾東升也走出影院。記者詢問爾導,如何看待觀眾們的差評,爾導一臉尷尬,表示觀眾們對于電影作品,有自己的選擇權。

第二天,阿星在酒吧和朋友們閒聊時,看到一則新聞。導演爾東升因為《沒有車胎的戰車》,跳海自盡。

而阿蟲也告訴了阿星一個獨家消息,爾東升去世之後,這部《沒有車胎的戰車》票房起死回生,4個小時拿下了三十多萬。

《沒有車胎的戰車》市場逆襲,這讓阿蟲意識到,「行銷噱頭比電影本身的質量還重要」。為了製造噱頭,阿蟲建議阿星,帶著劇組到大街上拍攝,利用輿論,為電影的上映預熱。而在電影的拍攝過程中,阿蟲也希望阿星放開尺度。

而阿星認為,即便是拍攝「限制級作品」,電影創作者也應該有自己的底線。為此,他與阿蟲吵了起來。劇組內原本就矛盾叢生,監製與導演的爭吵,更是讓內部矛盾徹底激化,劇組也因此停了工。

阿星擔心,劇組突然停工,會惹投資人洪爺不高興。如果洪爺一氣之下撤了資,整個劇組的人,都要失業。

為了穩住資金,阿星來找洪爺說明情況。沒想到,監製阿蟲早就料理好了一切,在阿蟲的勸說之下,洪爺給了劇組3天時間休整。

在這3天裡,劇組的幾位成員互相表露自己的內心。做事毫無底線、只想著賺錢的阿蟲,其實內心也有自己的電影夢。攝影師鼎爺其實也是一個文藝青年,只可惜得罪了大導演,被各大劇組排斥。女主角夢嬌、男主角華叔,都是因為財務負擔,才走上這條特殊的演藝道路。

其實,劇組的每一個人,都有一顆追求藝術電影的心,只是現實的殘酷,讓他們走上了另外一條道路。

隨著內心的展露,劇組的眾人消除了彼此的矛盾,達成了情感的和解。3天后,眾人齊心協力完成了電影的拍攝。

舒淇的事業轉捩點

在這部《[色.情]男女》裡,爾冬升導演通過細膩的情感筆觸,勾勒出了這些「III級片創作者們」的內心世界。同時,詼諧的故事橋段,也 對90年代港片市場的亂象,進行了大量的諷刺

「盜版」,一直是90年代港片創作者們十分頭疼的一個問題。

在這部《[色.情]男女》中,爾冬升導演也對「盜版」進行了一番調侃。電影的一開始,洪爺就派手下「教訓」了幾個「盜版碟片商」,並表示自己投資的一部戲,還沒首映,就已經有碟片商開始買盜版了。

「抄襲」,也是90年代港片市場之上的一個頑疾。

在這部《[色.情]男女》裡,爾導對于同行之間的抄襲,也進行了不少諷刺。電影的開頭,洪爺就指明要抄襲《七宗罪》,而電影的中段,阿蟲、阿星從電影院出來之後,討論的第一個問題,就是如何「偷橋段」。

1996年,這部《[色.情]男女》在港片市場上映。僅靠午夜場,該片就拿下了1100多萬港幣的票房成績,位居該年度港片票房排行榜的第21位。

在小成本的投入面前,這1100多萬的票房,也顯得十分可觀。爾冬升導演的商業片拍攝之路,也在該片之後進入新的階段。

在這部《[色.情]男女》裡,舒淇受到爾冬升導演的邀請,出演了片中的「夢嬌」一角。彼時,舒淇還頂著「豔星」的標籤,混跡于各類限制級電影作品之中。

然而,《[色.情]男女》裡的出色表現,讓這位游離于影壇邊緣的女演員,獲得了主流電影人的認可,拿下了「最佳女配角」、「最佳新人」兩座獎盃。

影壇獲獎之後,舒淇的電影之路迎來了一次巨大轉折,她開始擺脫「三級片女星」的束縛,並憑藉《飛一般愛情小說》、《玻璃之城》、《千禧曼波》、《最好的時光》等作品,對「華語影后」的頭銜,發起一次又一次的衝擊。

爾冬升、王晶之間的影壇恩怨‍

這部《[色.情]男女》雖然給爾冬升、舒淇帶來了事業轉折,但卻引發了爾冬升、王晶之間的一段影壇恩怨。

互相調侃、互相惡搞,是90年代港片作品中,十分常見的一種手段。爾冬升導演也在這部《[色.情]男女》中,對王晶、王家衛進行了一番調侃。

電影中,導演阿星想搞藝術,監製阿蟲奉勸他:「沒人叫你做王家衛,你做王晶行不行?」

可阿星卻表示:「你又沒有邱淑貞給我拍」。

原本,爾冬升導演只是想通過這段對話,增加故事的趣味性。沒想到,卻直接引起了王晶的不滿。

90年代初,王晶、邱淑貞之間的緋聞,在香港娛樂圈鬧得沸沸揚揚。此時的王晶,早已結婚,而且還有兩個女兒。所以他對于這些緋聞,一直極力否認。

爾冬升在電影中的調侃,讓王晶十分不爽。1998年,王晶在電影《愛在娛樂圈的日子》裡,對爾冬升、張曼玉之間的情感往事,也進行了一番惡搞,作為回敬。

《愛在娛樂圈的日子》上映後,週刊雜誌記者似乎也嗅到了兩位導演之間的火藥味,特意詢問爾冬升對這部電影的看法。爾冬升表示:「王晶就是拍來氣我的,我偏不看,氣死他!」

2000年,王、爾之間的恩怨,迎來了一次大爆發。這一年,王晶質疑「香港電影金像獎」的評選流程,而作為「金像獎組委會成員」的爾冬升,也與王晶展開了爭執。二人原本就有舊怨,爭執也隨即演變成了「罵戰」。

2000年的「金像獎事件」之後,爾冬升、王晶二人互不相讓,「罵戰」也陸續進行了14年。2014年,香港電影導演會舉行25周年慶典,在這場聚會上,爾冬升、王晶握手言和。

2015年,爾冬升導演的《我是路人甲》上映,王晶為其宣發助力。為了向影迷們說明情況,兩位導演還在各自的社交平臺上,聊起了彼此冰釋前嫌的故事。

因《[色.情]男女》引發的恩怨,最終也隨著《我是路人甲》的上映,煙消雲散。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