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當雄處女作《靚妹仔》40周年,傳奇影后林碧琪面對黎大煒和文雋的搭訕,冷冷拋出要求「非女主角不演」

黄朔 2022/11/25 檢舉 我要評論

1982年4月21日,《靚妹仔》香港首映,至今整整40周年。

《靚妹仔》由麥當雄和梁李少霞出品,麥當雄監制,文雋編劇,黎大煒執導,林碧琪、溫碧霞、麥德和等主演。

值得強調的是,該片不僅是 麥當雄進軍影壇后的第一部電影,也是女主角林碧琪唯一一部作品,以及女二號溫碧霞的銀幕處女秀,意義十分特殊。

林碧琪是誰?是什麼讓一個17歲的女孩在香港影壇引發陣陣風波,歷經多年仍難忘記,成為坊間的不朽話題?今天來聊《靚妹仔》的來龍去脈。

80年代初,廣播道硝煙彌漫,無線電視和麗的電視激斗正酣。時任麗視總監制的麥當雄,即將通過競爭手段實現兩家電視台的收視均衡。

眼看大業將成, 1981年2月,麗視突然宣布賣盤。不久后,澳洲財團入主電視台,總經理黃錫照被排擠下台,弟子麥當雄旋即遞交辭呈。

7月,麥氏正式離職,隨后帶領黎大煒、麥當杰、蕭若元、韓義生、文雋等大批嫡系人馬殺入影壇,并于9月成立了麥當雄電影制作公司。

麥台長在電視台的輝煌戰績,早已令其名震香江,這讓他很快得到了珠城影業梁李少霞的第一筆投資。彼時,他仍需要一部力作在影壇站穩腳跟。

最終,麥當雄決定運用半紀實風格,采用現場收音的真實音效,拍攝問題少女題材——《靚妹仔》,為公式化、流水線的港產片注入了全新活力。

寫實,往往比表演來得更加赤裸。沒人能料到,麥當雄殺入影壇的處女作,居然放棄了所有卡士,啟用全新人班底。對此,梁李少霞豎起大拇指:

整個制作都好狠,可以說是孤注一擲。對劇本和選角,阿麥完全自信心爆棚!

為了加大宣傳效果,麥當雄在全港舉辦「靚妹仔選拔大賽」。當時,年輕的劉美君和露云娜都曾經落選,就連青澀的劉德華都與本片擦肩而過。

多年以后,劉德華回憶往事,一切仿佛歷歷在目

「當我推開公司的大門時,我留意到所有人都在向我行注目禮。 我以為自己帥得如天上的龍,誰料到見到黎大煒后不禁自嘆不如。黎導演穿一套淺灰色西裝,系一條粉紅色領帶,濃眉大眼,看上去任何一方面都比我好。」

在被華仔打量的同時,黎大煒也將對面的男孩從頭到腳、從腳到頭上下看了一遍,笑說:「 嘖嘖,你簡直就是《靚妹仔》男主角的化身!」然而嘴上那麼說,身體卻非常誠實,最終劇組選擇了和劉德華同為新人的麥德和。黎大煒抱歉地對劉德華說:

「問題是在于我們拍的是一部半記錄式的電影,你本身和電影角色太像,恐怕觀眾看了會有作戲的感覺,失去了寫實片的意義。」

男主角定下后,女主角仍在尋找。

有一天,在街頭混混的聚集地,黎大煒和文雋發現了林碧琪。她年紀不大卻灑脫桀驁,抽得一手熟練的老煙,講得一口流利的粗話。

面對黎大煒和文雋的上前搭訕,碧琪不屑一顧,只是冷冷地拋出一個要求: 非女主角不演。話音剛落,如獲至寶的黎大煒一口答應。

而另一位女主角溫碧霞,年僅14歲便在油麻地和尖沙咀地區相當出名,她同樣由黎大煒和文雋在街頭遇見。

麥當雄認為,碧霞雖然年紀小,但外表與心態都比實際年齡大得多,飽經世故,如果在電影方面發展一定有前途。

一番傾談后,溫碧霞一口答應愿意拍片。就這樣,在各大街頭和夜場演員甄選完畢后,《靚妹仔》正式開拍。

雖然是第一次拍戲,但對于16歲的林碧琪來說,這場戲只是在本色出演,沒有太大難度。

她在片場結識了溫碧霞、蘇佩芳、梁美瓊、葉璇,幾個女孩「臭味相投」,很快就成為朋友。

她們彼此鼓勵,也會各自較勁,互相在戲份和表演上競爭一番。

黎大煒透露:「 我們一直不明確誰是主角,讓她們去競爭,以滿足她們的虛榮心。

在激烈的競爭壓力下,碧琪還是贏了。

外形驚艷、氣質清冷的她,愈來愈受到劇組的青睞。麥當雄更認為碧琪是「 詹姆斯•迪恩和山口百惠的結合體」。

即使沒有對外聲明,拍攝工作一天天進行下去,女主角的天平還是逐漸向她傾斜。

剛開始,碧琪對拍電影表現得饒有興致,還算配合劇組工作。劇組一派和氣,大家齊心協力,一心要拍好電影,為麥當雄打響進軍影壇的第一炮。

就在一切順利時,兩顆叛逆不羈的靈魂相遇了。

碧琪認識了比她大兩歲的弗烈,從此全情戀愛,無心拍戲,拍攝期間多次曠工,甚至不惜和劇組發生激烈沖突。

無疑,這令麥當雄和黎大煒感受到了頭疼和壓力。在他們的游說下,碧琪的父母也苦勸女兒,望她一夜成名,賺錢養家。

但對碧琪而言,一切都變了—— 物質不重要,金錢不重要,名利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愛情。

1982年3月7日,碧琪結束拍攝工作后,隨即離家出走。此后一段時間,她拒絕了電影公司的一切宣傳要求,在活動中鬧情緒不肯拍照,任誰苦勸都沒用。

4月6日,麥當雄表示,經過幾天的安撫和鼓勵,林碧琪的情緒已經逐漸安定下來,不再提罷拍的事情,自己也松了口氣,正在緊鑼密鼓地籌備第三部新片。

熟料,在兩天后的《靚妹仔》記者見面會上,碧琪公開對外宣稱:「不喜歡,以后也不會再拍戲了!我的心里牽掛著一個人,沒有心情配合你們拍照。」

「《靚妹仔》將會是我的最后一部電影。」

4月中旬,林碧琪失蹤和《靚妹仔》上映的消息,同時占據了媒體的大版面。

事后的采訪中,麥當雄公開斥責了林碧琪的胡作非為:

她只顧拍拖不拍戲,年輕不懂事,根本不自愛。如同當年的徐少強(注:天蠶變失蹤事件)一樣,自毀前途,不懂得愛惜自己。

另外,阿麥直言要全力打造比碧琪聽話的溫碧霞:

「溫碧霞雖然很愛玩,但拍戲時卻最聽話,兼最有上進心。我認為她潛質極高、最有前途,所以我愿意好好培養她,讓她多拍些戲。」

《靚妹仔》優先午夜場上映,林碧琪的高傲與叛逆在片中表現得淋漓盡致。戲里戲外,這位稚嫩的少女都令人心生愛憐。

好幾家電影公司的制片人紛紛帶著大把鈔票去找麥當雄「借將」。

一向無法無天、辦法多多的阿麥苦笑著婉拒,碧琪的叛逆和失蹤,令他根本無計可施:

「我自己與她簽了兩年合約,一樣沒辦法,她口口聲聲不愿拍戲。雖然我已經有了新劇本找她開拍,但暫時還是沒有辦法說服她,連雜志找她做專訪也未能安排好,哪有辦法外借呢?」

1982年4月21日,《靚妹仔》正式上映,成本僅120萬,票房攻破1000萬,一舉打破香港倫理片的票房記錄。

票房和口碑雙豐收,標志著電視大亨麥當雄成功打響了影壇的第一炮。

諸多好評之中,李翰祥尤其喜愛本片,除了對麥當雄和黎大煒贊口不絕,還對林碧琪表達了極大的贊賞:

現在大家都在說,林碧琪是中國的山口百惠。我想有一天,人們會說山口百惠是中國的林碧琪。

另一邊,香港教育系統對《靚妹仔》嚴重不滿,批評電影只是揭露了問題,卻沒有解決方案,青少年因心智不成熟很容易被誤入歧途。

但是,麥當雄認為,電影沒有情色和暴力成分,拍青春片是想將香港現實問題,特別是青少年問題提出,讓觀眾面對現實,引起關注。

蔡繼光同樣認為,電影反映出問題,后面的應讓社會工作者和教育工作者去解決問題。硝煙彌漫的爭辯更使得蔡繼光憤而退場,以示抗議。

縱然《靚妹仔》題材因涉及青少年犯罪問題而引發巨大爭議,甚至招致教育系統專門開研討會來批評,但無可改變的事實是——

成功就是成功,麥當雄贏了。

1982年年中,第二屆金像獎頒獎典禮召開。

《靚妹仔》獲得最佳電影、最佳導演、最佳編劇、最佳女主角、最佳新演員、最佳攝影、最佳剪輯等八項提名。

最終,林碧琪力壓張艾嘉、鐘楚紅、繆騫人、馬思晨等一眾實力強勁的對手,撼下最佳女主角大獎。

由此,林碧琪成為金像獎歷史上最年輕和作品最少的影后,至今無人打破這兩項紀錄。

但是,碧琪本人并未出席頒獎禮,連電視直播都沒有收看,獎杯由關山、關之琳婦女頒發,一同入圍的溫碧霞代領。

彼時,碧琪的丈夫弗烈受訪時說:

「這是毫無代表性的,并不值得高興。況且林碧琪這個人早已消失于電影圈無影無蹤,不想有任何東西再令人記起她曾拍過電影。」

麥當雄和弗烈,一個代表電影,一個代表愛情,都是改變過林碧琪命運的男人。

到底是上了麥氏賊船,徒增一段不快回憶,還是聽信弗烈鬼話,放棄大好前途?無人可以評價。

重要的不是外界怎麼看,而是碧琪自己怎麼選。當她選擇了家庭和愛情,旁人便只能蓋棺定論:

她只是香港電影世界里一剎那的閃電而已。

文雋說:「找林碧琪拍《靚妹仔》真不知是她的造化,還是我們的幸運。 她帶給香港影壇的光芒,就恍如一劑反叛的血脈,刺激得令所有人震驚。

事實上,反叛不單單流注在林碧琪一個人的血液里,還充斥在那片風起云涌的電影新浪潮中。

看完《靚妹仔》,再看后來的《省港旗兵》《跛豪》《上海皇帝》《黑金》,我們才恍然大悟——

最叛逆的人,不是林碧琪,一直是麥當雄自己。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