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蛇幕后:鞏俐和梅艷芳雙雙辭演,張國榮稱「討厭廢物男人」拒演許仙,徐克竟然也出演了這部神作!

黄朔 2022/11/16 檢舉 我要評論

很少有人知道,徐克拍攝《青蛇》,是為了回報曾經欠下的一個恩情。

1993年,恰逢思遠影業成立20周年,老板吳思遠為了慶祝這個特殊的時期,專門找到徐克,請他為公司拍攝一個紀念作品。

由于徐克的處女作《蝶變》,是在吳思遠的幫助下才得以完成的,為了報答伯樂的知遇之恩,他當即就接下了這個差事。

之后,徐克花費了很多心思確定作品的題材,最終,還是把目光聚焦到了李碧華的小說《青蛇》上。

原因很簡單,它和當時紅遍大江南北的《新白娘子傳奇》一樣,改編自玉山主人的《雷峰塔傳奇》和夢花館主的《白蛇全傳》。

接下來,便是艱難的創作之旅了,但經驗豐富的徐老怪,根本不帶怕的。

因為,那個時候尚且躊躇滿志的他,怎麼也不會想到,《青蛇》在拍攝期間,會歷經這麼多的挫折。

《青蛇》中的青白兩蛇,原定人選是鞏俐和梅艷芳。徐克早就聽聞兩人關系不錯,還想出演同一部電影,

所以早早地找到她們,談好了合作。但非常可惜的是,鞏俐最后因為檔期的問題,辭演了青蛇。

臨時被拒絕的徐老怪,萌生了讓梅艷芳一人分飾青白兩蛇的想法。

不過,相約一起出演《青蛇》的時候,梅艷芳和鞏俐約定過,兩人要同進退。

因此,為了姐妹之間的情誼,梅艷芳也做出了拒演的決定。

「走投無路」的徐克,只好把曾經合作過的王祖賢和張曼玉請來救場。

感恩于徐克在《倩女幽魂》中對自己的再造之恩,遠在美國度假的王祖賢,二話沒說就答應了。

后來,有好事的記者問王祖賢,為什麼愿意在名字為《青蛇》的電影中出演配角白蛇?

她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句:我信得過徐克,他自然會分配平均戲份。

張曼玉也非常有眼光,絲毫沒有介意角色是別人棄演,拍攝的時候簡直就是拿命在演戲。

零下幾度的水里,她一待就是一個晚上,嘴唇凍到發紫還在堅持。

而且,為了不給工作人員添麻煩,她沒有透露自己不會游泳且非常怕水的習慣,以至于,在經過深水處時差點溺水。

幸好工作人員發現得早,穿著衣服直接跳下去拽住了她,才阻止了悲劇的發生。

其實,《青蛇》開拍之前,關錦鵬也找過王祖賢和張曼玉出演《紅玫瑰與白玫瑰》,

但她們都以影片的尺度過大為由,拒絕了。可實際上,《青蛇》中香艷的戲份也不在少數:

影片上映之前,還有媒體謠傳,王祖賢在和劇中的許仙搭戲時過于投入,胸前的衣服滑落了都沒有注意到。

惹得王祖賢親自出面澄清,此種說法純屬無稽之談:

尋找許仙的人選時,李碧華和王祖賢都想讓張國榮出演,徐克也覺得,在《倩女幽魂》中演過書生的張國榮比較合適。

可可哥看了劇本以后,非常討厭許仙,拒絕地很是干脆。

在《今夜不設防》中,他更是直言:許仙是個衰男人,窩囊廢,怎麼會有人愛上他呢?

后來,徐克又找到了劉德華,請他扮演許仙。

但華仔和哥哥一樣,實在難以接受這個薄情寡義之人,就轉問徐克,是否可以出演法海。

奈何當時法海一角,已經定了趙文卓,華仔只能敗興而歸。

2010年,為了彌補之前錯失經典的遺憾,劉德華還特意跟徐克合作了《狄仁杰之通天帝國》。

雖然法海最終定的人選是「功夫新星」趙文卓,

但徐克最先找的演員,卻是周潤發、梁家輝和于榮光這些聲名遠揚的大咖。

只是,這些人物要麼沒檔期要麼沒興趣,全都給了拒絕的答復。

有一天,徐克還在為法海的人選煩惱的時候,趙文卓偶然間闖入了他的視線。

抱著試試看的心態,徐克讓趙文卓試了一下角色的袈裟,沒想到,就是這麼隨便一試,「史上最帥的法海」便出現了。

于是,趙文卓法海撿漏成功:

除了幾位主演以外,劇中還有一個「角色」,在選角時也遇到了很大的困難,它就是張曼玉的蛇尾。

拍攝青白兩蛇共浴,青蛇蛇尾現形嚇跑許仙那場戲時,徐克覺得蛇尾中的特技人員,姿勢擺弄地不夠妖嬈。

所以,他就親自鉆到蛇套里,盡情舞動了一番。說起來,徐克也算是《青蛇》的演員之一。

選角結束以后,并不意味著劇組就進入了平穩的創作時期,

因為,影片剛開拍不久,就遇到了一個大麻煩。

那時,台灣八大片商正在想方設法抵制港片,找了各種冠冕堂皇的理由,壓低香港影片的價格和香港演員的片酬。

雖然身為台灣出身的演員,但被媒體追問對此事的態度時,王祖賢還是直率地說了一句:叫低價寧愿不拍。

其實她后面特意強調了,不希望和片商的關系鬧僵,但記者故意隱去了,只抓住她說的上一句話,各種添油加醋。

媒體的煽風點火,讓台灣片商勃然大怒,認為「吃里扒外」的王祖賢在公然和他們對抗。

于是,他們便合力抵抗王祖賢,聲稱有她出演的影片一律不買:

就連《青蛇》的投資商之一,台灣龍祥公司的老板王應祥也以撤資作為威脅,要求徐克換掉王祖賢。

有情有義的徐老怪當然不肯,影片為此還停拍了一段時間。

最后,還是施南生和王祖賢先后跑去台灣,當面跟各大片商賠禮道歉,這件事才得以平息。

但《青蛇》還是遇到了資金不足的問題,特效也因此做的比較粗糙。

拍攝水漫金山那場戲時,由于經費有限,徐克只好選了一塊廉價的紅布作為法海的兵器,

用「紅布遮天」來營造相對宏大的場景。乍一看好像很有創意,實際上卻是主創人員的無奈之舉。

而且,因為這塊紅布,飾演法海的趙文卓,差點命喪懸崖。

這場戲是在懸崖邊上拍的,身著紅色袈裟的趙文卓,要盡可能地站在危險的地方,借助狂風把身上的袈裟吹開。

結果,風力過大,把固定袈裟的鋼絲錘斷了,大塊的紅布直接纏到趙文卓身上,順著風向往懸崖下面墜。

多虧拉鋼絲的工作人員經驗豐富,知道順風拉而不是逆風拽,趙文卓才終于脫了險。

除了一些外部因素帶來的拍攝困難以外,向來對電影精益求精的徐老怪,也給自己添了不少麻煩。

在選擇拍攝場地時,杭州西湖備受劇組人員的青睞,當地的政府也非常配合,甚至還做出了可以封鎖西湖以供劇組拍攝的承諾。

但徐克實地勘景以后,覺得這里的拍攝環境并不好。

即便全面封鎖解決了人車問題,很多現代的建筑物也是無法躲避的。

因此,他只在杭州拍了一小部分,其它的都是「舉組遷徙」到上海和香港,

大費周折「折騰」出來的:

《青蛇》的服裝造型設計,是張叔平和吳寶玲合力完成的。

徐克擔心張叔平的設計被同行抄襲,直到拍攝尾聲,才允許媒體探班,這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影片的前期宣傳。

而且,為了讓青白兩蛇看上去更加的妖艷,徐克對她們的妝發要求非常高。

吳寶玲被逼到靈感迸發,借鑒了戲曲造型中的「打片子」,設計出了別有風韻的額妝。

不過,因為妝容復雜、頭飾繁復且人員有限,時間緊迫時,兩位女主演也要動手幫忙。

《青蛇》的美術成就非常高,這得益于它的美術指導雷楚雄。

在他之前,徐克已經換了6任美術指導,直到他出現,徐老怪的審美才得到了滿足。

但在工作中,徐克難為他的次數,數不勝數。

搭建片中的白府時,徐克連續否定了多個方案,

最后他只給了一天的時間,要求雷楚雄必須在次日晚上,打造出虛幻十足的府邸效果。

雷楚雄絞盡腦汁,直到第二天下午才想到具體的辦法,解了徐克的燃眉之急。

徐克不懂音樂,但《青蛇》的原聲專輯,直到今天仍然暢銷。

這一方面是音樂人黃霑的功勞,另一方面也和徐克的逼迫脫不了干系。

用黃霑的話說,徐克雖然不懂音樂,但他能聽懂音樂,給他的電影配樂,做不了行活,必須要用心。

回過頭看,會清楚地發現,《青蛇》是徐克回饋吳思遠的赤誠之作。

可非常遺憾的是,他懷揣感恩之心和電影夢想創造的這部作品,在上映之初并沒有取得體面的票房和口碑。

不過,隨著大眾審美標準的變化和提高,它早就在影視中取得了應有的地位。

再次提起《青蛇》,我們不僅會瞬間想起徐克的名字,還會不由自主地想起「經典」二字。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