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的錢多就選誰,不如拍賣」,《黑社會》里鄧伯的嘲諷一語成箴

黄朔 2022/11/24 檢舉 我要評論

在八九十年代,香港許多黑幫題材的電影十分精彩,作為觀眾,看著十分有代入感。

而之所以能這麼有代入感,是因為那時候的很多電影,都是根據真實的事情來改編的。

像著名的香港黑幫和勝和在幾次坐館換屆之時,社團大佬們為了爭奪坐館之位手段盡出,就被杜琪峰導演拍成了《黑社會之龍城歲月》與《黑社會之以和為貴》這兩部電影。

曾任和勝和的「揸數」的「單眼仔」,在退出江湖后,便曾提到過,這部電影許多人物以及劇情都是影射現實中發生的事情。

電影中王天林飾演的「鄧伯」,影射的就是和勝和超級元老「尤伯」。在現實中,「尤伯」在社團中可謂是一言九鼎,可以說他在世時,和勝和誰來當坐館,皆由他欽點。

比如和勝和98年到00年的坐館「上海仔」,就是「尤伯」欽點上位的。「上海仔」的原型就是電影《黑社會》里古天樂飾演的「占米」,一個不太懂打打殺殺,但善于利用社團資源來賺錢的老大。

電影中「鄧伯」力排眾議,一句話說選誰,就沒人敢再反對,將「尤伯」在社團中的地位體現得淋漓盡致。

「尤伯」在臨死前還欽點了06年到09年的坐館「崩嘴崩」,但「尤伯」去世后,和勝和每次的坐館之爭就成了兩個大哥的角力場。

一位是94年到96年的坐館「大飛」,另一位就是96年到98年的坐館「雞腳黑」。

在電影中任達華飾演「阿樂」這一角色的原型人物,就是「雞腳黑」。當年和勝和就是在「雞腳黑」的帶領下打入尖沙咀,后來在坐館該換屆的時候又想著連莊。

而電影中梁家輝飾演的「大D」影射的則不是具體人物,而是一些事情,比如「大D」落選了,不肯交出龍頭棍,這邊是影射「上海仔」卸任后不肯交出賬本;「大D」因為落選想搞個「新和聯勝」,這又是影射「崩嘴崩」想連莊,又沒人選他,才想著自己搞個社團。

2010年底,和勝和迎來坐館換屆,新坐館的競爭中,一個是「大飛」支持的「寶明」、一個是「雞腳黑」支持的「薯仔」、一個是自己來的「勝和校長」雙鷹青。

寶明早年在向華強的電影公司當劇務,曾客串過周星馳的《上海灘賭圣》這部電影,當時是新義安的人,后來過檔到了和勝和,成了「大飛」的得意門生。

那時候選坐館,「大飛」在背后大力支持、長袖善舞,打點好社團叔父輩們,寶明以高票當選坐館,「薯仔」只能當「揸數」。

雖說坐館與揸數是平級,但一個是管事的,一個是管賬的,始終是管事的權利大一些,因此「雞腳黑」十分不滿。

在當場,「雞腳黑」就以寶明曾是新義安的人來抗議,「改投門派」確實是江湖大忌,社團叔父為了讓「雞腳黑」心理平衡點,就將坐館的制度改了,由原來的「一坐館、一揸數」改為「雙坐館、一揸數」。

因此2010年到2013年那屆,就由寶明與薯仔當坐館,由雙鷹青來當揸數。

到了2013年底,和勝和再次迎來坐館換屆的時刻,這屆選的是2013年-2016年的坐館。

這屆原本其實也算是內定好的,「大飛」力挺「佐敦之虎」英杰,「雞腳黑」捧自己的得意門生「子騰」上位,這倆人皆算是坐館的內定人選,還有一個「ben仔光」早年為社團做事而入獄,社團高層內定他為揸數。

可「佐敦之虎」英杰過于高調,還沒選上就敢在深夜的街頭,對著阿sir大喊:「這里十二點過后,我話事」,見他如此猖狂,不僅阿sir生氣,社團內的高層也生氣,于是英杰被排除在外。

「大飛」不得不臨陣換將,把英杰換下,捧「肥堅」上位。而「雞腳黑」這邊,眼看「大飛」這邊臨陣磨槍,趕緊讓門生「沙田ME」出來與「肥堅」競爭。

由于「沙田me」實力過硬,但社團元老又礙于「大飛」的情面,最終又改了社團制度,變成「雙坐館、雙揸數」。

從連續兩屆選坐館修改社團制度來看,社團實際的控制人,是「大飛」與「雞腳黑」兩個人,他們憑什麼?與前面提到的「尤伯」一樣,憑的是資歷。

但是隨著時代的進步,資歷也有不管用的時候。

2016年底,坐館制度再次改回「雙坐館、一揸數」,「上水皇帝」白頭福的門生「寸仔」與「上海仔」的門生「阿祖」成了坐館,「荃灣澤」的門生「ETB」成為揸數。

這次「大飛」是站在后面支持「上海仔」的門生「阿祖」,而「寸仔」是「薯仔」的弟弟,自然得到「雞腳黑」的支持。

雖然這次「大飛」與「雞腳黑」也算有參與其中,但不難看出已經開始退居二線,反而是有錢的「白頭福」與「上海仔」還有「荃灣澤」站了出來,終歸資歷還是敗給了錢。

如果2016年底選坐館看得不明顯,那就看看2019年底選的坐館。

2019年底,和勝和有四位猛人競選坐館之位,「雞腳黑」力撐的「四眼康」、「上海仔」的門生「金融趙」、「荃灣澤」的得意門生「少航」、「勝和太上皇」囝囝的門生「志權」。

這一屆選話事人,和勝和高層決定改回最初的「一坐館、一揸數」的制度,也就是說,是個出來競選的人,只有兩個能上位。

這邊就得分析一下這四個人、這四方勢力的強弱。

「雞腳黑」在此時算是和勝和五大元老之首,有資歷,但財力方面不及其他三家。

「上海仔」,雖然外面欠著巨額債務,但生活仍舊滋潤,錢是有,但在社團中沒什麼根基。

「囝囝」,深耕元朗地區,雖沒當過坐館,但在背后扶持過多位猛人上位,如前面提到的「薯仔」、「寸仔」等人他都有出過力,在社團內地位超然,要錢有錢,要人有人,也因此被稱為「勝和太上皇」,是個非常有實力的江湖猛人。

「荃灣澤」,一手打造「勝和荃灣線」的猛人。「荃灣線」又稱「勝和兵庫」,和勝和許多打手都是出自這兒,當年和勝和在荃灣一家獨大,「荃灣澤」居功至偉。后來「荃灣澤」跟著大哥「傻福」到澳門發展,賺得盆滿缽滿。因此,也是要錢有錢,要人有人的一方大佬。

可以說,和勝和最具財力的兩位大佬,便是「囝囝」與「荃灣澤」。

和勝和選坐館是由曾經當過坐館的人投票給這些競爭者,但「荃灣澤」與「囝囝」他們倆都沒當過坐館,但卻是社團里最有錢的兩條線。

那時候被選上的坐館是「志權」與「少航」,這投票的方法,與電影中鄧伯說的那句「社團不能讓一個人獨大,需要平衡」,好像不太符合。

《黑社會》中「鄧伯」還說過:「如果誰給的錢多就選誰,那不如拍賣吧!」但隨著時代的發展,事實好像就是那樣。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