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湯圓小說 都市爽文 醫武獨尊 第2175章 他似乎想到一個可能

《醫武獨尊》 第2175章 他似乎想到一個可能

沒錯,陳長祿是寧天最憎恨的人。

即便他是寧天的父親!

因為陳長祿殺妻棄子!

陳長祿是帝都陳家的二,青年時代,和寧天母親寧荷一見鍾

後不顧家中阻攔,放下一切,和寧荷結婚生子。

隻是這個“放下一切”隻維持了短短一年。

他在寧荷生下寧天的第二年,就和帝都岑家的大小姐好上了,轉頭生下了寧天的弟弟。

但事到如此,陳長祿也隻能算做一個負心渣男而已。

到了後來,陳長祿為了重新回到帝都豪門,也為了得到寧荷上的靈,他喪心病狂,對妻子痛下殺手,斷骨筋!

要不是寧天舅舅救回了母親寧荷,隻怕那一夜,寧荷真的就死了。

而寧天逃出家後,流浪兩年!

最後才被師傅撿走。

可這兩年之間,寧天吃過垃圾桶裏的殘羹、睡過冰冷無人的橋過東西、被人打罵,更有無數次的角落,看著開心高興的小孩子在父母牽手之下、蹦跳走過……

寧天年的那段記憶,即便他如今強橫無比,也都是不想回憶的。

可寧天現在,變了他最憎恨的人。

“做出對的選擇。”

“這第三關,很有意思啊。”

寧天冷著臉,看著“自己”的日常生活。

陳長祿的日常生活很簡單,習武、讀書、休閑,日複一日,沒有什麽不同。

直到一日下午,天清雲淡,在一湖邊,寧天看到了母親。

此時的寧荷正年輕,樣貌算不是傾城大,但張著一張白淨清秀的臉,細細的眉,眼神極為清亮,就那麽坐在那兒,就帶著一安靜和的氣場。

隻一眼就讓人挪不開眼。

毫無疑問,陳長祿心了。

此時,寧天耳邊叮咚一聲,隨後就響起紅的聲音:“選擇的時候到了,你是選擇走過去結識,還是選擇離開此地,遠離?”

Advertisement

寧天沉默了一會兒,很快就做出了選擇。

他選擇了走過去,結識寧荷。

就在寧天選擇走過去的一剎那,他的意識騰空而起,從陳長祿上剝離開。

一道紅影則在寧天邊緩緩出現,是守門人。

此時似乎很驚訝,因為完全知道寧天的記憶,知道寧天十分痛恨陳長祿,可寧天居然做出了這樣的選擇:

“你怎麽做出這個選擇?你不是十分痛恨你的父親麽?”

寧天看著朝寧荷走去的陳長祿,平靜道:“我是痛很他,如果我能回到當初,我一定會阻止母親和他相遇。”

“但事實是,這裏是葬神宮一道門的試煉關卡,和當初的事毫無關係。

“當初的事已經發生,即便我想阻止也無法改變。”

“既然如此,遵從原來的軌跡,就是對的選擇。”

子卻笑了:“不是哦。”

“這裏的確是葬神宮的‘識之門’關卡,但你做出的選擇,依舊可以影響現實。”

寧天猛地看向

子咯咯直笑:“葬神宮的力量,是你想象不到的強,所以什麽都可能發生。”

“如果你阻止了你父親去認識你母親,說不定真的不會發生之後的慘事。”

“隻是可惜,你已經離開了你父親的,所以來不及了。”

說完這句,形很快去。

寧天沉默著,沒有說話。

他看著談愉快的陳長祿和寧荷,不知道在想什麽。

之後,寧天就那麽看著。

看著他們相遇、相知、相,到最後,陳長祿拋下帝都的一切,決定和寧荷在一起。

兩人很快離開帝都,前往南方。

最後在杭城落腳,買房子、結婚,懷孕,準備生小孩。

寧天一路看來,十分疑

因為陳長祿的表現不像是那個寡薄義的狠毒男人。

Advertisement

難道是他裝得實在太好?

就在這時,寧荷生下了孩子,在孩子出生的那一刻,寧天眼前再次一黑。

等他睜眼,寧天重新變作了嬰兒。

而這個嬰兒,做“陳天”。

這是過去的他!

陳天的日子,就讓寧天十分悉了。

從牙牙學語、到上兒園、到讀小學,寒暑假,遊樂園……一切都是寧天悉的。

十年歲月在這個世界迅速流過,寧天很快就到了自己“十歲”那年。

這一年的除夕夜,他會迎來劇變。

“今天是除夕,小天你要不要去樓下放鞭炮啊?”

母親寧荷溫問道。

如果是十歲的寧天,他一定會迫不及待,可這次寧天拒絕了:“不,我不玩,我就在家裏。”

“好吧,那你好好坐著看電視,媽媽去做飯。”

寧荷他的腦袋,轉去了廚房。

而寧天死死盯住陳長祿。

以致於陳長祿都覺得有些奇怪,他放下報紙,疑道:“小天,你一直看著我做什麽?爸爸臉上有東西嗎?”

寧天盯著他想說什麽,可最後沒有說出口。

“這孩子,真是的。”

“是不是有什麽玩想買啊?”

“爸爸給你買!”

陳長祿說著,從口袋裏拿出了一個準備好的紅包:“看,我準備了紅包,小天你想買什麽都可以!”www.ggdown8.org

“來,拿好。”

他把紅包塞進了寧天手裏。

寧天拿著紅包,心疑極了。

因為他一直在觀察,可陳長祿實在太正常了,他沒有找出一點不對勁的地方。

可這樣的父親,就會在幾個小時後要殺母親寧荷。

叮鈴鈴。

這時候,家中的電話忽然響了。

陳長祿趕過去接聽,沒一會兒就掛斷,高興道:“老婆,我下樓一趟!”

正在做飯的寧荷應了一聲好,陳長祿很快離開。

Advertisement

寧天眉頭一跳,他有覺,事的轉折或許就出現在這裏。

他悄無聲息就跟了上去。

下樓的陳長祿,在樓下的小巷子裏停了下來。

寧天探頭出去,很快看到巷子裏有人緩緩走來。

隻是那人拄著一條拐杖,走路有些不穩。

陳長祿的語氣很高興:“大哥,你怎麽找到這裏了?你還好嗎?爸還好嗎?”

黑暗裏,那個男人氣開了口:“嗬嗬,好,都好!”

而此時,寧天瞳孔一,因為他也看清了那人的樣貌。

居然和陳長祿長得一模一樣!

隻是眉宇間,多了很多戾氣和鬱!

這樣的表,寧天十分悉。

這一刻,寧天的心髒不住狂跳。

他似乎想到一個可能,一個顛覆他十多年仇恨的可能!

。您提供大神夢浮生的醫武獨尊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