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湯圓小說 現代言情 慢性沉迷_殊娓【完結】 第2頁

《慢性沉迷_殊娓【完結】》 第2頁

這不,舒鷂剛接通電話,馮凌子急切的聲音就順著耳機傳進了舒鷂耳蝸:“我突然接到個消息,你那個死了三年的老公詐了,明兒要回國,回帝都市!這事兒你知道麼?”

舒鷂藏在墨鏡後的眸子抬了抬,看向前座。

詐的,就在眼前。

“我聽說他短時間還不走了,這事兒你知道麼?!”

馮凌子兩句問題裡,都問知不知道。

周酩遠明天回帝都市是知道的,畢竟同一班航班。

但他短時間不走了?這個不知道。

舒鷂搭在耳側輕敲耳機的指尖一頓,反應了半秒,才慢條斯理開口:“算是知道吧。”

馮凌子果然對舒鷂模棱兩可的回答非常不滿意:“知道就知道,不知道就不知道,還有什麼算不算的,等等,不對,你從哪兒得到的消息?周酩遠那個狗,他居然還聯系你了?!”

“......沒聯系。”

只是偶然上了。

但凡提到周酩遠,馮凌子都是這副怪氣的腔調。

馮凌子從小跟舒鷂一起長大,看著舒鷂3歲學芭蕾,13歲破格被德國的藝學院錄取,14歲得獎。

雖然最後舒鷂沒能為職業芭蕾舞者,但在馮凌子這顆被數理化和男刷屏的心裡,舒鷂就是小神一樣的存在。

結果的小神,被一個什麼玩意拽下了神壇?!

婚禮當天沒出現,南非一去就三年。

哪怕這男人帥得出名,他也是狗!

“周酩遠這次回來要是真不走了你倆不了面,到時候千萬別對他心,給你發個圖當參考。”

Advertisement

馮凌子越想越生氣,手裡的手刀一刀在矽膠做的假丁丁上,手刀穿過假兒“呲拉——”一聲劃在金屬實驗臺上。

金屬過手機傳過來,舒鷂剛點開圖片,被耳機裡突如其來的刺耳聲音驚得一肩膀。

頓了頓,緩解般地調整了個更舒適的坐姿,雙疊,一時忘了躺在上的手機。

手機順著寬大的工裝下去,舒鷂條件反地用腳去接,不但沒能阻止手機的掉落,好像還有點適得其反。

腳上帥氣的馬丁靴翹起,同的手機短暫相吻。

隨後,的手機歡呼著跳躍著掙開耳機線的束縛,一路順著過道到前面的座位旁。

大概是這邊聲音太折騰,電話裡的馮凌子此刻並沒開口。

舒鷂手臂抵著疊的雙,急著向前探

長手臂,一隻修長的手把手機撈起。

這隻手,指甲修剪得乾淨整齊,骨節分明,腕上戴著一款樣式簡潔的男表。

漆黑的純皮表帶,襯得皮一樣白。

其實周酩遠去南非前還要比現在更白一些。

他那種幾乎病態的白,大概是整天泡在空調房裡辦公、不曬太的。

有時候舒鷂在電視上看見關於他的報導,會覺得他是從古歐洲古墓裡鑽出來的、混跡在人群中的吸鬼公爵。

只不過周酩遠那雙眼睛,遠不如電影裡的吸鬼公爵看上去包含溫

他算是白長了一雙類似桃花眼的眼形,幾乎不笑,目落在公文上還能出半分認真,其余時刻都淡得要命,有種目空一切的漠然。

Advertisement

拿著手機的手遞到舒鷂面前,舒鷂從七八糟的思緒裡回神,看過去,果然撞進周酩遠不帶緒的漆黑眸裡。

舒鷂的“謝謝”兩個字還沒出口,電話裡半晌沒吭聲的馮凌子先一步回返照:“你幹什麼呢劈裡啪啦的,跟男人滾床單呢?謝天謝地你終於準備出軌了,好事兒啊!喜大普奔!”

手機傳來一陣聒噪,周酩遠下意識垂眸,只見屏幕上明晃晃躺著一張圖片:

被畫卡通形象的丁丁,看上去有點像杏鮑菇,上面著兩把鋒利的小刃。

這圖片還有配文:

剁他的diao。

拿著手機沒來得及歸還回去的周酩遠:“……”

畢竟是飛帝都市的航班,飛機上不都是國乘客,聽得懂國語,馮凌子這一番彪悍言論引來的目團更多。

舒鷂有些擔心馮凌子罵到嗨時直接帶上周酩遠的大名,迅速出手去接的手機。

兩人短暫對視。

看周酩遠的神,他應該沒認出自己。

“謝謝。”舒鷂捂著手機,平靜地說。

“不客氣。”

本來對視該在這種和諧禮貌的氛圍下結束,舒鷂還試探著衝的狗男人展岀一個不失禮貌的微笑。

結果剛扯起角,馮凌子的聲音又飆升了新的高度:

“你聽我說話了嗎?那種婚禮不出現不面的狗,死了幾年都不回家的王八蛋,就應該斷了他的兒!讓他會什麼,剩!蛋!老!人!!!”

Advertisement

婚禮沒出現、三年沒回家的周酩遠:“……”

第2章 又遇

礙著周酩遠這尊大佛就坐在面前,舒鷂囫圇同馮凌子講了幾句,掛斷電話後,靠在座椅裡有些想笑。

剛才差點想要同周酩遠來個親切的自我介紹:

嗨,我是你老婆哦。

所以電話裡被剁diao被切丁丁的剩蛋老人,就是你哦。

狗也是你哦,王八蛋也是你哦。

周酩遠永遠是那副八風不的樣子,舒鷂其實還想看看他當面被罵會是什麼樣的表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