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湯圓小說 現代言情 只有我懂他的柔情 2.第 2 章

《只有我懂他的柔情》 2.第 2 章

周圍熱鬧喧囂,大家面無異,目聚集在他們上。

陸焯峰耳力極佳,那一輕哼好像唯獨落他耳中,明燭轉頭看他,亮燈下,右眼角下方那顆淡紅的淚痣熠熠生輝,彎起眉眼:「是很久了,我大二以後就沒見過,還以為你這幾年都沒來過這裏。」

那幾年憋著氣,也不想跟外婆和徐試探他的消息。

陸焯峰盯著,這姑娘是以為他故意避著了?一開始確實是,不過後來沒有了,軍人本就不由己,滿世界出任務,有時候路過這裏就順道來看看,有時間的話住上一晚,時間急的時候喝杯水就得走。

他斂神:「我每年都會過來。」

笑著幫腔:「是啊,有時候還帶徐睿以前的戰友一起來,我這獨居老太的院裏才沒那麼冷清。」說到徐睿,老人眼睛渾濁起來,輕輕嘆了口氣。

大家沉默了幾秒,安的話說得多了,不知從何說起。

徐睿父母早年前就已經去世了,徐一兒一兒遠嫁外地,很回來,就跟徐睿兩個人過。後來徐睿伍,跟陸焯峰是一個隊的,八年前出任務的時候人沒了,那時候才二十齣頭,比陸焯峰小一歲,還這麼年輕……

徐睿殉職后,徐了孤寡老人。

陸焯峰這些年每年休假都會來這看看,都把徐當親了,鄰里鄰外都悉,每回說起他都是一通誇,這麼重重義的男人,有。

外婆皺眉說:「哎你這老太婆,八十大壽你傷什麼,這麼多人在這裏呢。來,多吃點兒,明燭給你徐夾個菜。」

明燭中間隔著陸焯峰,愣著沒,陸焯峰神自若地給徐夾了塊魚豆腐,「我這次假期長,可以多呆兩天,陪您吶。」

Advertisement

被逗笑了,又怕耽誤他:「那不用,萬一你部隊有事呢。」

陸焯峰笑著應:「沒事兒,都代好了。」

看看明燭,又笑了,「以前徐睿還在,明燭也沒去北城,總來陪我說說話,像多了個孫似的。後來徐睿不在了,換小陸和你……」

老人家笑著,哎,福薄啊。

大家笑而不語,徐以前哪是拿明燭當孫啊,分明是當孫媳婦看的。

明燭餘掃了眼陸焯峰,說:「以後我們會常回來看您的。」

陸焯峰斜了一眼,也笑著說:「嗯。」

鄰居大叔問:「哎,小陸有朋友了嗎?今年三十了吧?」

明燭心口一窒,指尖輕輕攥桌布,佯裝不在意地給外婆夾菜,旁的人低笑了聲:「沒,還單著。」

提著的心驟然一松,輕輕吁出口氣。

「哦哦,我看當兵的找朋友都不容易,在部隊呆的時間太長了。」

大叔嘆了口氣,當兵的,保家衛國,說起來好聽,但這工作又累又危險,就算陸焯峰長得帥,也不一定有姑娘願意嫁啊。

要是他閨……

嗯,還是不要嫁個當兵的好。

外婆看看陸焯峰,忍不住做起:「我們秀坊里好些綉娘都單著呢,要不明天小陸……」

明燭笑著打斷:「外婆,你別瞎忙活了,他不用你介紹。」

外婆奇怪:「你怎麼知道?」

明燭心裏恨恨的想,他連都不要,怎麼會跑去相親?看他一眼,笑得似水:「陸隊這人脾氣得很,一般人制不住他,他可能只接國家分配的朋友。」

陸焯峰:「……」

他沉下臉,對上的眼睛,偏偏生得,眼角一顆淚痣,溫無害,別人不知道,可他最清楚——這姑娘綿里藏針,刀刀刮心。

Advertisement

……

那年明燭十九歲,大一暑假,陸焯峰休假來看徐,假期不多,他只呆了三天。

臨走前一晚,明燭在這邊磨磨蹭蹭到晚上十點,徐都睡了還是不肯走,心裏裝著事,又不知道怎麼跟他開口,主要是害。陸焯峰站在院門外,完一煙,轉。小姑娘穿著素旗袍,裁剪合宜,腰肢纖細,兩條雪白筆直的雙在旗袍下方若若現,半倚著門,頗有些風

當然,上被蚊子咬過的紅點不,他漫不經心地移開目,輕笑問:「還不回去,在這兒喂蚊子呢?」

明燭被咬得狠了,非常想撓一撓,但他在,,「急什麼啊,再聊聊天唄……」

「想聊什麼?」

他低笑,直接在門檻上坐下。

明燭想了想,捋著擺,在他旁坐下,陸焯峰瞥了眼,忽然站起來。

過了會兒,手裏端著盤蚊香過來,直接放在邊,明燭心跳了半拍,愣愣地看著男人凌厲的廓,忘了回答他的問題。陸焯峰也不在意,從門邊花盆裏扯了草咬在裏,轉頭看,下點點:「不是想聊天?怎麼不說話。」

明燭回過神來,抿了抿,問得委婉:「陸哥,你總出任務,能朋友嗎?」

再小兩歲,十七歲那會兒,管他陸哥哥,十八歲后,就改陸哥了。

那晚夜空晴朗,星,陸焯峰斜靠著門,瞥向璀璨的夜空,笑了聲:「不到。」

明燭暗喜,又覺得他長得這麼好看,不可能不到朋友,想了想,又循序漸進地故意問:「那怎麼辦?總不能打吧。」

他看向,兩人目,小姑娘臉漸漸紅了,扭開臉低頭看擺上的蘇綉紋樣。陸焯峰目掃過的耳尖,眸微沉,好一會兒,才移開目

Advertisement

低頭笑了聲:「等國家分配吧。」

明燭:「……」

「噗——」

鄰居大叔忍不住笑出聲:「哎呀,你這丫頭真會開玩笑。」

明燭笑:「陸哥親口說的。」

陸焯峰瞥一眼,哼笑:「等等看吧。」

鄰居大叔:「……」

外婆瞪一眼:「那你怎麼還沒找男朋友啊?都二十七歲了,再不嫁人都老姑娘了。」

「外婆,我二十五歲還沒滿呢,別說虛歲行嗎?很顯老。」任何時候人在年紀上都喜歡斤斤計較,明燭也一樣,說完頓了一下,忽然笑了起來,「我也等國家分配男朋友呢。」

陸焯峰笑不出來了,瞇著眼看,明燭半個眼神都沒分給他。

外婆搖頭,只當是開玩笑,又說了一通,說來說去就是讓早點找男朋友,早點結婚,「嫁我早就做好了,還不知道合不合適呢,我是怕以後眼睛看不清了綉不出來,現在綉好了,也什麼時候才能看你穿上喲……」

老生常談。

旁人也幫腔,說:「人不比男人,還是要早結婚。」

明燭想了想,點頭說:「嗯,我爭取今年找到男朋友吧。」

外婆一喜:「好好好。」

陸焯峰目緩緩從回。

吃完飯,又切了蛋糕,沒事兒的都留在院裏聊天,熱鬧過了,直到九點多才散。

明燭回到房間,拉開窗簾,就看見對面弓著腰支在臺上的男人,手一頓,忽然對他笑了一個,笑得特別溫,隨即,拽著窗簾拉個嚴實。

陸焯峰擰眉,尖輕滾,只覺心被颳了一下。

明燭靠著窗口輕輕吁出口氣,又有些懊惱,跟他都沒說上幾句話,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走,回部隊還是去哪兒。

忽然瞥見立在牆角的長方形紙箱,猶豫了一下,走過去拉了出來,又把裏面那副全秀坊最丑的蘇綉拿出來。

Advertisement

這是十八歲那年繡的。

外婆是有名的老綉娘,作品在非博覽上展覽過,現在一秀難求,但教了不徒弟出來,手藝傳承。媽媽也學了幾分,到了上,偏就不太喜歡,小時候學過書法,學過鋼琴,學過跳舞,對這一針一線的東西就是學不

蘇綉分單面綉、雙面綉、平綉、針綉、緙等多個品種和技法,當時綉這副畫的時候,還只會單面綉,臨時跟外婆學了雙面綉,加上要上學,綉這東西又極需耐心和細緻,磕磕絆絆綉了一年多,大一暑假才完

但還是繡得不好,綉上去的線不夠平整,連結線都能一眼看出,後來技藝漸,已經能綉出拿得出手的東西了,唯獨這副最特別。

十八歲時,學舊時的姑娘給自己繡的嫁妝。

第二天,明燭換上那件淡青旗袍,長發披散,坐在床上給快遞小哥打電話,讓他到家裏取快遞。

快遞小哥說:「我那三車壞了,還沒修好呢,可能得傍晚才能去收,下午車就來,東西只能明天走了,你等得及嗎?」

明燭說好。

中午甚好的時候,拉開窗簾往下看了眼,看見隔壁院子裏,徐坐在椅子上,指著自己種的花花草草跟陸焯峰說些什麼。

正要拉上窗簾,男人忽然抬頭看上來,目敏銳地捕捉到

瞥見細白脖子上緻的盤扣,眉梢輕挑,改不了的旗袍控。

明燭又是一笑,大大方方地拉開窗簾,表示自己真的只是拉窗簾,然後轉,拎著那紙箱下樓。

其實東西不大,80CM*50CM。就是有些重,因為當時是用最好的黃花梨木裝裱的,把紙箱放側,手勾著,行走間,兩條長若現。

外婆一看見,就忍不住蹙眉,盯著念叨:「我就說你這旗袍開衩太高了吧,那了……」

「我去寄個東西,等會兒回來。」

明燭彎起眉眼,直接忽略的話,抱著東西走向院外。

「哎你這丫頭,說你也不聽,以後老了有你的……」外婆瞪著的背影說,也不知道聽沒聽見。

快遞公司不算遠,幾百米。

明燭抱著東西,走了一段,手有些疼,正要換隻手——

手上忽然一輕。

心頭微跳,轉頭看去。

陸焯峰輕輕鬆鬆地把紙箱拿到手上,扣在腰側,低頭看,餘掃過上的旗袍,到底長大了,旗袍開衩都高了幾寸,能耐了。

他不冷不熱地開口:「怎麼不快遞員來收。」

明燭發疼的手指,低聲說:「快遞員說車壞了。」

陸焯峰沒再說什麼,拿著東西往前走。

明燭跟在他後,盯著他高大拔的背影,忽然說:「陸焯峰。」

陸焯峰停下,喊他名字,他回頭看,勾起一邊角:「嗯?」

明燭指指他手上的東西:「你手上拿的,是我的嫁妝。」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