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心為財「變成假尼姑」,開豪車住別墅還「假結婚」,被抓時屋里還藏著假發和黑絲,網友: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李超 2022/04/22 檢舉 我要評論

2015年10月14日,香港大埔新市鎮的定慧寺外,突然來了幾輛警車,警察下車徑直走向了定慧寺。

不多一會,幾個警察就帶著3個尼姑和1個和尚上了警車,而為首的那個尼姑,竟然是定慧寺的住持釋智定。

讓人驚訝的是,他們手上都帶著鐐銬。

顯然,他們都是因為犯法被逮捕了,這讓周圍的人都看不懂了。

佛門凈地,釋智定又是寺廟的住持,她究竟是犯了什麼,會遭到警察的逮捕呢?

01、從小向往繁華世界

釋智定出生于1967年中國吉林省的一個農村家庭里。

出生時,她的名字叫做史愛雯。

當時的農村,信息封閉,生活落后,大部分人都過著面朝黃土背朝天的生活。

農村家庭的孩子大一點的時候就得幫助家里人干農活,史愛雯非常機靈聰明,每到下地干活的時候總能想出鬼點子溜之大吉。

史愛雯的父母老實本分,也不怨她,就隨她去偷懶了。

史愛雯總喜歡溜到同村的人家里看電視,雖然只是黑白電視,但是一群孩子站在電視前看的也是津津有味。

電視就是他們了解外界的橋梁,史愛雯看到電視里的香港,建著高樓,繁華無比,人們穿著光鮮亮麗,心里羨慕極了,于是她便在心里立志,長大后要去香港生活。

但是憑借著一個普通的鄉下女孩,只身前往香港談何容易?

一直到23歲,史愛雯連自己生活的農村小鎮都沒能走出去。

眼看村里同齡的女孩的孩子都快能打醬油了,史愛雯的父母急了,催促她早點找個憨厚老實的男人結婚生子,踏踏實實過日子,別老想一些不著調的。

史愛雯心里越發煩躁,一天,閑著沒事在村里溜達的她,無意中聽到了2個貨車司機的談話,通過口音,她發現這倆司機是香港那邊過來的,便開心的上前攀談起來。

這兩個貨車司機的其中一個叫做岑偉榮,他在香港早已有家室,但是看到青春靚麗的史愛雯,早已管不住自己了,被迷得神魂顛倒。

史愛雯卻對他提了一個要求,要想在一起,必須要失婚,帶她去香港結婚。

一面是家里的糟糠之妻,一面是漂亮迷人的青春靚女,岑偉榮狠狠心回到香港就離了婚,然后又來到吉林跟史愛雯結了婚。

婚后,史愛雯高高興興的收拾東西跟著他離開了吉林,來到了她向往已久的繁華都市——香港。

在來到香港的第7年,史愛雯獲得了香港永久身份證,她立即與岑偉榮失婚了,并且還給自己改了個很有特色的名字:龍恩來。

2000年的香港街頭,龍恩來拿著自己的新身份證,幻想著自己成為這里的有錢人,或者大明星,躋身于上流社會,過著舒適無比的日子。

不知道是誰說過,夢想總是要有的,萬一有一天它成功了呢?

懷揣富豪夢的龍恩龍日后還真的成了富甲一方的人,只不過過程有點曲折。

02、在佛門凈地大肆斂財

龍恩來一開始想要躋身于娛樂圈,不過很快這個想法就被磨滅了,她的樣貌雖然尚可,但比起那些影視圈的樣貌、氣質俱佳的漂亮女明星,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再加上她毫無才藝,背景,根本沒有成為明星的可能性,不要說明星,因為她沒有本科學歷,連找個像樣的工作都難。

龍恩來只能一邊干著一些收銀員或者服務員,一邊唉聲嘆氣的感嘆人生的不易。

或許是因為緣分,一天,一個朋友見她總是悶悶不樂,就勸她跟自己一起去定慧寺祈福,沒準能開開運什麼的。

龍恩來跟著朋友來到了定慧寺,她無心燒香拜佛,就找了個地方坐著,看著絡繹不絕的香客發呆。

突然間,一個靈感出現在了龍恩來的腦海里,她頓時來了精神,開始上上下下細致的打量起這家寺廟。

定慧寺,是香港著名的寺廟,寺里香火旺盛,每年都有無數癡男信女前來燒香祈福,因此人來人往,絡繹不絕。

此后,龍恩來就成了定慧寺的常客,跟寺廟里的和尚尼姑很快就混熟了。

她眼含熱淚的對初慧師傅說,自己已經將這紅塵俗世看透了,她就喜歡寺廟里的清靜和安寧,懇請師傅收留她。

初慧師傅與龍恩來本就相熟,看她說的情真意切就信以為真,很快就為她舉行了剃度儀式,還賜了她一個十分大氣的名號:釋智定。

剛開始,釋智定表現的十分優秀,不僅搶著干寺里的臟活累活,還跟眾師兄姐妹打成一片,屢次獲得夸獎。

初慧師傅圓寂后,釋智定成為了定慧寺的寺院主持和監院。

此時在定慧寺手握大權的釋智定終于露出了她的野心,她很快利用自己的職權將寺院里所有的老師傅趕了出去,換上了自己信任的新人。

很快,她就將魔爪伸向了那豐厚的香火錢。

定慧寺的口碑很好,每年光香火費少則幾十萬,多則也到上百萬。

釋智定很快就過上了錦衣玉食的生活,不過她還不是很滿意。

每次面對外界,她都是一副凄慘樣子,說寺院里各個地方都年久失修,要維持一座寺廟的運營總是入不敷出,更何況翻修寺院呢。

很多對佛虔誠的商人聽到她這麼說,立即拿出錢捐獻到寺里,這些錢無一例外都進入了釋智定的囊中。

曾經有個開發商看中了定慧寺的地理位置,想要買下寺院,給出的價錢足夠定慧寺建一座更大更好的寺院,但是釋智定卻沒有同意。

她在媒體采訪時說:「開發商給出了高達上億元的費用,但是我沒有同意,佛門之地不是可以用錢來衡量的。」

這番話不僅讓大家覺得她德行兼優,提高了定慧寺的名望,還感動了無數人,她們聽說定慧寺沒有錢翻修,立即自掏腰包,捐獻了無數善款。

為了掩人耳目,釋智定拿出了一部分錢對寺院進行了簡單的翻修,順便還把自己住的地方進行了裝修。

其余的錢,全部由釋智定歸為己有,她還在香港豪宅區比華利山以徒弟釋妙慧的名義,花費3950萬元(約1.5億新臺幣)巨款買下了一套別墅。

此后,釋智定過上了她夢寐以求的生活,白天,她在寺院里睡覺休息,晚上,派豪車來接自己,回到別墅里盡情享樂。

2006年,釋智定又發現了一個新的斂財方式:假結婚。

就是利用婚姻關系幫助內地人獲得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證后再失婚。

對于釋智定來說,基本不用付出什麼,卻能得到非常可觀的一筆費用,她自然是十分樂意的。

為了確保萬無一失,她還想出了一個幫助寺院引進人才的借口,企圖把自己的罪惡瞞天過海。

很快,她就認識了一個內地的商人他名叫劉建強,兩人串通好后很快就辦理了結婚,7年后,劉建強拿到香港永久身份證后,她們又迅速辦理了失婚。

失婚后的釋智定并沒有保持單身,她很快又跟一個內地教師如智結婚。

如智是個和尚,或許是因為釋智定動了心,這次她沒有假結婚,而是在婚后讓如智在定慧寺幫助自己打理寺院里的事物。

兩人雖是佛門弟子,卻過著與正常人一樣的[夫·妻·生·活],早已把佛家的四戒拋之腦后。

釋智定非常聰明,她完美的演繹著自己的雙重身份,在佛與魔之間任意轉換,日子過得愜意無比。

不過既已種下惡果,就不可能永遠安枕無憂,真相終究會被暴露。

03、無意中自曝了罪行

釋智定此時儼然已經名利雙收,除了錢財,她還認識了很多權貴和知名人士。

這其中有一個人不得不提,她就是翁靜晶。

翁靜晶曾在16歲就參與了電影《楊過與小龍女》的拍攝,她在電影里飾演小龍女,而飾演楊過的人,則是張國榮。

在她20歲時,嫁給了知名導演劉家良,劉家良去世后,她又嫁給了何東爵士的曾孫子何猷彪。

這兩位在當時都堪稱是大佬級別的人物。

除此之外,翁靜晶自身實力更是不俗,她畢業于香港大學法律系,是中國政法大學的博士生,還開了一家律所。

翁靜晶飽讀書籍,更是信佛之人,她經常去各大寺院燒香祈福,定慧寺是她光顧最多的寺院。

在與翁靜晶相識后,釋智定便對翁靜晶賣慘,訴說維持寺院的不易。

翁靜晶當即捐出一筆善款,還想盡辦法幫助釋智定開設了一個網站,幫助她獲得更多的香火錢。

一次,翁靜晶帶著成龍的情婦吳綺莉來到了定慧寺,釋智定一直對娛樂圈中的人很有好感。

她妄想通過吳綺莉牽橋搭線,認識更多明星,于是她拿出很多禮品,對吳綺莉大獻殷勤。

看到那些金額不菲的禮品,吳綺莉十分吃驚,出于好奇,她答應了釋智定的邀約,跟她一起出入飯局。

在這些飯局中,吳綺莉發現釋智定的行為做派根本就不像佛家之人,一碗幾千元的肉湯,釋智定端起來,撥掉肉絲就面不改色的喝了下去。

更為驚奇的是釋智定對飯局的人以老板相互稱呼,這哪是一個寺院主持,分明就是一個地道的市井商人。

吳綺莉將這些發現告訴了翁靜晶,翁靜晶聽到這些也不由地疑惑了,她表面裝作鎮定,背地里查了釋智定的賬目,不查還好,這一查讓翁靜晶驚訝的瞠目結舌。

每一筆寺院的開銷幾乎都對不上,僅在當時那一年,賬目上600多萬的善款早就不翼而飛,只剩下70多萬。

翁靜晶又多方打聽,甚至動用了私家偵探,終于將釋智定掩藏的罪行一一揭露。

04、接受法律審判自食惡果

在定慧寺里,可以看到墻面遭到白蟻的腐蝕早就斑駁,墻身有些地方早已發霉變黑,地磚破損裂開,可見這些年來,釋智定根本沒有對定慧寺進行維護。

而寺院里面,釋智定住著的套間則豪華無比,設有大型的私人浴池,光豪華衣柜就有9個,里面放著各種知名品牌的服飾箱包,還有無數大品牌化妝品,而她的辦公電腦則是最新款的蘋果電腦。

除了這些,她還養了兩只大型犬,一個月光狗糧就要花費高達7000港幣(約2.6萬新臺幣)。

釋智定私底下的生活也非常奢靡,帶著徒弟和老公出入五星級酒店就餐,逛街購物,晚上酒醉金迷,甚至還在僧袍下穿著黑色絲襪和高檔皮鞋。

探聽到這些后,翁靜晶果斷向當地有關部門檢舉揭發。

2015年10月14日,釋智定和一同與她有關的「尼姑和尚團伙」一同落網,被警察逮捕歸案。

戴假發

很快,釋智定被以貪污巨額財產、涉嫌在法定聲明中作出虛假陳述、教唆協助他人非法逗留等罪名起訴,在她繳納了一筆保費后,等待她的將是法律的嚴懲。

在佛門凈土之地大肆斂財,過著荒淫無度的奢靡生活,釋智定的膽量不可謂不大。

但是在她藐視佛法的時候就應該想到,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即使她再會掩飾,也終究有罪行敗露的一天,到時她必然會接受自己應有的后果。

不知道她在監獄中的日日夜夜里,會不會回想起頭頂的佛像,從而產生些許懺悔之意?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