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太逼兒子上交工資,最終兒子妻離子散,她卻不肯收手,得意的問:這樣錢都能給我了吧

臣臣 2022/05/14 檢舉 我要評論

眼前這個老人已經80多歲了,但卻一直強迫兒子將工資交給自己保管,后來甚至還要求兒媳婦將工資也上交給自己。稍有不順心的話,老人就會在小區里張貼大字報,哭訴兒子和兒媳的惡行,甚至還會去兩人的單位鬧事,最終鬧的兒子和兒媳失婚。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母親要這樣對待自己的兒子?

俗話說家是最溫馨的港灣,父母是我們最大的依靠,為什麼阿明會與自己的父母鬧得這麼僵?

事情還要從2014年開始講起。除夕是一家團圓的好日子,但就在這一天于大媽一直在大街上張貼告示,經過社區工作者的阻攔之后依舊我行我素,于大媽就說要讓更多的人知道自己兒子和兒媳的惡行。

于大媽一共生了四個孩子,由于早年家庭情況不好,只能把大兒子和大女兒寄養在親戚家里。分開的時間久了,等到孩子長大之后,親情就變得異常淡薄。

于大媽帶著兩個孩子也不如小兒子和小女兒那樣親切,經常會以各種理由向兩個孩子要錢,用來貼補小兒子和小女兒。但是后來大女兒嫁到了深圳,一年也回來不了幾次,于大媽就把主要的注意力放在了大兒子身上。

于大媽告訴記者,以前大兒子特別孝順,也很聰明,生意做得很好,會把自己掙到的錢全部交給自己保管。幾個孩子中自己最喜歡的就是大兒子,但自從大兒子結婚之后一切都變了。不僅不會將錢交給自己保管,甚至來看望自己的次數也一次比一次少。

于大媽覺得,兒子之所以會變成這個樣子,完全就是兒媳婦慫恿造成的。為了讓左鄰右舍了解到兒媳婦的惡行,于大媽就開始在小區里面張貼大字報,大字報上全是一些難聽的話,究其原因其實就是因為錢。

阿明和妻子在當地的一所學校當老師,雖然工資不高,但日子過得很安穩。結婚之前阿明的錢一直由母親代為保管,結婚之后母親依舊打著為他好的旗號,讓阿明把工資上繳。為了讓母親開心,阿明就把每月必要的支出拿出來,之后剩下的錢全都交給了母親。

但于大媽依舊不滿足,甚至還想保管兒媳婦阿紅的工資。

這一做法讓阿紅徹底怒了,她放下狠話說,不僅自己的工資不會交給婆婆保管,就連阿明的工資也不會再上交,于大媽聽了兒媳婦的話之后差點被氣暈過去。

于大媽告訴記者,其實他們之間的矛盾遠不止此,她和大兒子住在同一個小區,但大兒子來看自己的次數一個手都能數過來,之前大兒子那麼孝順,現在卻變成了這個樣子,不用想就知道是兒媳婦阿紅慫恿的。

然而其實這些都是小事,前段時間于大媽不小心扭到了腰,送到醫院之后醫生說于大媽患有嚴重的骨質疏松,需要臥床靜養。在自己生病的時候一直是小女兒在照顧,大兒子甚至都沒有看望過自己,這讓于大媽特別生氣。

小女兒在照顧的母親16天后,因為要去工作,只得每月拿出2300元錢讓大哥代為照顧,而就是因為這筆錢母子之間的矛盾徹底爆發了。

于大媽告訴記者阿明只拿錢不辦事,隨后記者聯系到了阿明,在聽到母親的話之后阿明的心都要涼了,他說自己為了更好地照顧母親甚至把工作都辭了,妹妹每月給的錢也全部用在了母親的治療上,到頭來卻換來了母親口中的「不好好對待」。

于大媽一直將兒子的變化歸咎于兒媳阿紅身上,認為是她蠱惑了自己的兒子,之前的大字報也只不過是開胃前菜。為了讓大家知道兒媳婦的惡行,她還一再去阿紅的單位鬧事,鬧得阿紅根本沒辦法正常工作,這一年來阿紅都要崩潰了。

那麼阿紅真的是于大媽口中說的這個樣子嗎?在當地社區工作者和阿紅本人聊過之后,記者發現阿紅不僅不像于大媽說的那樣刁蠻刻薄,反而待人溫文爾雅,和藹可親。對于大媽和兒媳之間的矛盾,社區也進行了多次調解都沒能解決,最后小兩口還是走上了失婚的道路。

阿明覺得自己無法給妻子幸福,反而還帶來了無盡的煩惱,可能兩個人分開才是唯一的解決辦法,也能夠讓妻子脫離苦海。失婚之后阿明一直郁郁寡歡,社區工作者曾多次看到阿明獨自一人坐在路邊哭泣,一個大男人竟然被自己的母親逼到了這種地步。

但是于大媽聽說之后不僅不為所動,反而還說這只是小兩口的緩兵之計,他們兩人肯定沒有失婚,大家都被騙了。社區工作者找到了兩人的失婚證明,確定兩人真的失婚了。

可是雖然阿明和阿紅失婚了,但他和母親與大媽的關系并沒有就此緩和。不久后于大媽一紙訴狀將兒子告上了法庭,要求兒子每月支付2600元的生活費,并且每周必須回家探望她一兩次。

法院就審理了此案,并且做出了判決,法院要求阿明每月支付母親2000元的贍養費,并且每月探望母親一次。阿明聽到判決結果之后就說自己會按時交錢,但他是不會再與母親見面的。于大媽看似輕松勝訴了,但好像失去的更多。

本想著于大媽經歷此事之后,應該會知道自己的錯誤,但萬萬沒想到后來于大媽轉眼又將大女兒告上了法庭,說大女兒當年創業的時候受到過小女兒的幫助,說過會報答小女兒,可這麼多年過去了卻絲毫沒有聯系。最后法院宣布了判決結果,大女兒每個月要支付于大媽2000元的贍養費,于大媽毫無疑問地再次贏了官司。

但于大媽走出法院后卻哭訴著說這并不是自己的本意,她想和孩子們好好相處的,卻沒想到鬧到了現在這個地步。現在于大媽只能和老伴住在偌大的房子里等著孩子們回家,但始終等不來想見的人,現在最大的愿望就是一家人能夠開開心心在一起吃頓團圓飯。

其實于大媽遇到的問題每個家庭都遇到過,生活本就是一地雞毛,雞零狗碎,遇到問題的時候多設身處地為他人想一想,退一步可能就不會有那麼多矛盾了。大家認同于大媽的做法嗎?

對此,你怎麼看?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