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傻」成奎安的江湖情,為保護兄弟鋃鐺入獄,至死不原諒周星馳!

在一次節目訪談中,成奎安大吐苦水。

某天,成奎安剛走進電梯,有一個小姐姐跑了進來,成奎安剛準備按關門按鈕,女孩一抬頭看到了成奎安的臉,瞬間懵了。

說時遲那時快,女孩趁著電梯門還沒關,趕緊沖了出去,一邊跑一邊高喊「救命」。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呢?

原來是那個女生還沉浸在成奎安飾演的反派角色中,突然看到本人,以為他要打劫。

成奎安只能無奈的搖搖頭。

因為他這一生出演過600多部電影、電視劇,但是他所扮演過的角色,無一例外的都是反派角色。

香港影壇曾經有句話:

「在香港電影裡面,想賣錢的電影,沒有成奎安演反派,是不賣錢的。」

沒辦法,誰讓成奎安天生長了一副惡人模樣。

但現實生活中,他卻是重情重義、一生友善待人的「大傻哥」,可唯獨對周星馳,成奎安痛心疾首,當街痛駡他。

成奎安和周星馳又有什麼恩怨呢?

今天我們就來聊一聊「大傻」成奎安的雙面人生。

成奎安出生于1955年的香港,父母是地地道道的農民,成奎安兄弟5個,他排行老二。一家七口人,僅靠著父母務農維持生計,可想而知日子過得有多苦。

關于童年,成奎安只能想起來「貧困」和「冷」這兩個詞。

小時候如果要洗澡,成奎安必須在下午五點前吃完晚飯,跑去村口的水坑洗,洗完趕緊跑回家睡覺,為什麼?

因為家裡的水太珍貴了,不能讓他們洗澡,家裡也沒有燈,回去晚了就看不到路了。

窮人家的孩子總是會過早遭到社會毒打。

那時候小學學費是兩塊錢,而他家裡連這兩塊錢都沒有,老師會每天站在校門口指著成奎安的鼻子,提醒他交學費。

為了湊學費,他的母親每晚會串塑膠花補貼家用,一晚上賺1毛錢。成奎安無法看到母親這麼辛苦,心一橫就輟學了。

這一年他才13歲,五年級還沒讀完。

輟學後,成奎安就跟著家裡的兄弟一起外出打工賺錢,沒想到他就這樣一腳踏進了影視圈。

那時的邵氏電影製片廠離成奎安的家很近,他的兄弟在製片廠做技術工,索性就帶成奎安來了,可成奎安沒有技術,只能做一些搬運攝影機、外出采景等苦力工作,薪資是一個月60。

多年後成奎安回憶起還會直言:「一輩子沒見過那麼多錢」。

在片場混跡了一段時間後,成奎安以為自己已經可以獨當一面了,道具師、燈光師、他都能勝任。但現實很殘酷,五年後,陳奎安還是片場的小工,薪資也沒變,這時候的成奎安打起了退堂鼓。

他要辭掉這份工作,去找一份收入更高的工作。

但誰也沒想到成奎安的這個決定會把自己送進監獄。

1972年,成奎安辭去了邵氏電影製片廠的工作,經人介紹,他來到一家舞廳,跟著一位大佬做起了打手,這份工作的月薪是600,比小工翻了10倍。

成奎安剛開始還有一些害怕,畢竟這份工作非常危險,不過好在他人高馬大,1米85的身高站在門口,兇神惡煞,一般小混混不敢來鬧事。

那時候的他出門有小弟跟隨,兜裡也有錢,活脫脫就是社會大哥的樣子,但是善良的大傻從來不會主動挑事,也不會去花天酒地,他賺到的錢大部分都給了家裡,剩下來的錢給自己討了個老婆。

在當時的社會環境下,做打手怎麼會不產生摩擦呢?

有一天,老闆讓成奎安和其他三個兄弟去收賬,結果雙方發生了肢體衝突,成奎安四人失手砍傷了幾個人。

事件嚴重到驚動警方,當時追債的四個人,因為成奎安長相太突出,警方只認出來他一人,于是成奎安就被帶進了警局。

員警問他「還有誰是你的同夥」,如果成奎安說出其他人的名字就會從輕發落,但不管警方問幾次,他都說「沒有,就我一個。」

就這樣成奎安扛下了所有的責任,被判入獄四年。

成奎安的義氣讓他的老闆和兄弟動容,在他入獄的日子,兄弟們經常接濟他的家人。

成奎安被帶走的那天剛好是他的孩子出生那天,父子還沒來得及見面就分別了。當妻子帶著兒子去看望他的時候,誰能想到小孩子指著成奎安說了一句:「壞人」。

這兩個字就像刺一樣深深紮在了成奎安的心裡,他開始反省自己。

在獄中,成奎安積極配合,因為表現良好,提前兩年他就被放出來了。

刑滿出獄的成奎安第一件事就去找到以前的老闆,感謝他這兩年來對自己家人的關照。老闆見到成奎安後還想讓他繼續回來跟著他幹。

這次,成奎安一口回絕了他。

「對不起老闆,我不能再幹了。為了兒子,我不能再去坐牢了。」

老闆也沒有為難成奎安,兩人還是很好的朋友。

後來,成奎安又回到了夢想開始的地方——邵氏製片廠。

因為坐過牢,他只能在製片廠做散工,一天25塊錢。有工作了他就去,沒工作他就喜歡在附近的魚塘釣魚,渾渾噩噩。

成奎安這次回頭,好像老天都在幫他。

在河邊,姜太公釣到了周文王,成奎安也釣到了貴人。

「火雲邪神」梁小龍當時已經是小有名氣的武師了,他和成奎安的哥哥關係很好,並且他還喜歡釣魚,經常會到成奎安家附近的魚塘玩,那段時間他總能看到成奎安呆坐在河邊。

梁小龍看著成奎安萎靡不振的樣子突然對他說「哎,跟我做武行吧。」

成奎安犯起了嘀咕,「做武行要會翻跟頭,做動作,可是我不會啊,打架我倒是會。」

梁小龍說拍著胸脯保證:「跟著我,我讓你幹嘛你就幹嘛。」

做了武師後,成奎安也有機會在鏡頭前露臉了,他記得他在片場的的第一句臺詞是「上!上啊!」。

雖然臺詞很短,但這是一個新階段的開始。

1983年,成奎安在影片《吉人天相》中,第一次扮演「大傻」這個角色,4年後在《監獄風雲》中他再次扮演「大傻」,就此,這個稱號伴隨了成奎安的一生。

成奎安兇神惡煞,高大威猛的模樣在片場引起了一個導演的注意,他就是——李修賢。

李修賢對成奎安是又愛又恨,因為他對電影的要求非常高,成奎安又沒有任何基礎,導致很多本應該順利拍攝的鏡頭要重拍好幾回,李修賢的脾氣又大,經常忍不住發火。

用成奎安自己話說就是「修哥罵人,能把你祖宗十八代全罵出來。」

記得有一次,成奎安拍攝的是飆車戲份,因為路太滑,成奎安把價值百萬的保時捷撞到報廢,李修賢一時沒忍住,臭駡成奎安幾個小時。

成奎安被罵的實在受不了了,跟他求饒道:「修哥,不要罵我了,我也有尊嚴的。」可李導還是不依不饒,成奎安忍無可忍,脫掉戲服甩給李修賢,說道「我不拍了。」

但他轉念一想,自己不拍了那李修賢不就要虧錢了嗎,更重要的是自己以前的努力不都白費了嗎。

最後成奎安又乖乖的回到了劇組。

李修賢沒有再追究撞報廢的保時捷,也沒有因為成奎安罷工炒他魷魚。我們只看到後來只要是李修賢指導的電影,成奎安都是劇中的反派人物。

有李修賢的帶領,成奎安名氣大漲,片酬也水漲船高。

據媒體爆料,成奎安片酬最多的時候,一天可以賺到50萬,片約最多的時候,一天要趕6個場。

黎小田、曾志偉、藍潔瑛、成奎安、陳百祥

所以李修賢對于成奎安來說就是恩師,他不止一次公開表示「能吃這碗飯,真要感謝老師李修賢了。」

李修賢也慧眼識珠,給香港影壇發掘出成奎安這個「面噁心善」的大傻。

除了成奎安,周星馳也是李修賢發掘出來的,所以成奎安和周星馳從某種程度來講也是「師兄弟」。

從情同手足的「師兄弟」到當街痛駡忘恩負義,兩人為何會分道揚鑣反目為仇呢?

曾幾何時,成奎安和周星馳是一對「歡喜冤家」,共同給觀眾帶來笑聲。

比如《賭俠》片中,成奎安飾演的大口九,「投降輸一半」至今還常被觀眾提起。

但後來周星馳因為片酬問題和李修賢產生了很嚴重的矛盾,李修賢選擇把周星馳「賣」給了向華強。

這也是成奎安和周星馳起衝突的導火索。

1993年,周星馳主演的一部《濟公》上映,片中有一幕畫面是這樣的,牆上寫著:「李修緣,我誓要殺你全家」的字樣。

成奎安看到後就認為周星馳「忘本」,以為這句話這是在映射李修賢,于是他在採訪中怒批道「沒有我老師,他什麼都不是,可他紅了之後,竟然不理睬老師了。」

但其實濟公的俗名本就叫「李修緣」,這完全是劇本需要,和李修賢並沒有關係。

而且周星馳在和李修賢分手後,多次在獲獎典禮上都會感謝李修賢的提攜。

成奎安沒有什麼文化,他只知道用心拍好戲,對劇本背後的事件以及導演的心思沒有任何研究。

這個糙漢子只是在用自己直爽質樸的心思維護自己的恩師罷了。

不管怎麼說,自打李修賢把周星馳「賣」給向華強之後,成奎安一輩子沒再和周星馳合作。

周星馳、吳君如、成奎安

只可惜好人不長命。

2004年,成奎安和張柏芝、劉青雲等人在印度拍攝《喜馬拉雅星》時,身體突然出現異常,在一次拍攝結束後,成奎安竟然在片場咳血了。

劇組的人員都被嚇傻了勸他回去休息,但成奎安心想自己如果走了,劇組的拍攝進程就會被耽誤,最終成奎安撐著吐血的身體硬撐了三周,拍攝完自己的戲份他才離開。

回到香港後,成奎安的脖子上長出一個腫瘤,經過檢測,他被確診為鼻咽癌晚期。

好好的壯漢在經過幾次電療後,成奎安5個星期吃不下飯,一個月暴瘦64斤,虛弱到連臺階都上不去。

當他的生命開始倒計時,成奎安選擇了回家多陪伴家人。

生命垂危之際,成奎安回想起92歲的母親聽說蘿蔔可以治他的病,親手種下一片蘿蔔,眼裡閃著淚光。

2009年8月27日,不管母親種下多少蘿蔔,成奎安還是走了,享年54歲。

就從那天起,再也無法在螢幕上看到「大傻」那張兇神惡煞的臉了。

縱觀成奎安的演藝生涯,它既能是威嚴霸氣的大哥,又能是裝傻充愣的大傻。他帶給人們的感覺就是,壞的坦坦蕩蕩,絕非奸詐小人。

可以說,成奎安就是「面噁心善」的代言人。

以後提起香港電影輝煌的時代,誰可以撐起反派角色的一片天,大傻的名字一定占一席之地!

成奎安已經離去12年,但在很多人的心裡,他一直與我們同在!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