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棄父母窮酸!21歲女大生「自認是落難千金」懷疑身世 強拽母做「親子鑒定」後坐不住了

 

老話講:子不嫌母醜,狗不嫌家貧,一個人的成長離不開父母的養育,即使父母再不好也要心懷感恩。

可在現實生活中,有些孩子會嫌棄父母的出身,有些會嫌棄父母沒有開豪車,浮躁的社會也感染了孩子的心,讓他們失去了本有的孝心。如果說孩子還小,尚且可以原諒,那麼一個成年人倘若也持有這種態度,就是種悲哀,無論對社會還是對自己。

21歲的大學生陳如花(化名)就沉浸在「公主夢」里,醒不過來,她認為自己並非父母的親生女兒,強拉母親做親子鑒定。

陳如花是家中二女,大學已經畢業。她總是認為自己跟這個家格格不入。比如家人都是黑頭髮,而她的頭髮卻偏黃色;她自認相貌出眾,家人卻都相貌平平,母親就是一個典型農村婦女的形象;母親行事粗魯,跟自己的氣質如蘭大相徑庭。以一個大學生的知識儲備,她得出了一個猜想: 醜陋的父母生不出漂亮的孩子,自己這般高貴,怎可能是農村父母的親生女兒?這不符合遺傳規律。

這個想法成了一個種子,在陳如花的心中慢慢生根發芽。 長年累月間,這個可怕的念想變成了她認定的事實,因為她又找到了3個間接「證據」:母親總是對她又打又罵,親生父母怎會忍心對自己的孩子下手?父母沒文化,沒本事,一年到頭掙不了多少錢。自己的大學學費是筆不小的開支,這錢是從哪兒來的呢?更離譜的是父母居然還能拿出錢來買下現在一家5口居住的小樓。

第三個證據讓陳如花有些興奮。在一步一步的推理下, 她深信自己是抱養的孩子,親生父母會是個大富豪。這就能完美解釋自己大學學費和家裡買房子的錢的來源——家中的一切,都是她「有錢的親生父母」給的。之所以親生父母還沒來認親,或許有難言之隱,陳如花完全可以理解。

這個大膽的結論迅速佔領了陳如花的理智,她甚至在想, 如果能夠確認這個事實,她就能脫離現在貧困的家庭,遠離窮酸的父母。她的富豪父母會給她安排工作,給她隨意消費的卡,她可以實現財富自由了。「落難的公主」終于要回到貴族的「城堡」了。

實現美夢的前提是要證明自己並非父母親生,于是陳如花強烈要求母親一起去做親子鑒定。陳如花的舉動讓母親唐女士傷心透頂,她萬萬沒想到,自己含辛茹苦養育了21年的女兒竟然是如此「薄情寡義」。

唐女士夫婦雖然收入不高,但他們辛勤工作,不辭勞苦,365天只休息過年的7天。賺取的錢捨不得多花一分,全都投入到三個孩子身上,供他們吃穿和上學。雖然不能給孩子們提供富足的生活條件,但老兩口寧可自己吃苦,也沒讓孩子過得太差。

在母親眼中,陳如花的大學算是白上了。 一個女生不思上進,還常常夜不歸宿。衣著暴露,頻繁出入各種酒吧和夜店。陳如花喜歡化大濃妝,妝容一言難盡,卻認為自己貌若天仙。

生活樸素的唐女士看不下,數落了陳如花幾句,陳如花就跟母親進行對罵。氣憤當頭,唐女士才會下手打女兒幾下,並非像陳如花所言,對她暴力相向。孩子都是父母心尖上的肉,怎麼忍心苛責?唐女士夫妻對子女的生活可以說盡了最大的能力,毫無虧欠。

慾望讓人瘋狂,財富的幻影讓陳如花迷失自我。被母親拒絕親子鑒定的要求後,陳如花氣憤地離家出走,她認為家裡人在想方設法阻擾她回歸「富二代」身份。她揚言道: 「不去做親子鑒定,就打死媽媽。你們不讓我好過,那大家就都別想好過!」

陳如花喪心病狂的舉動讓母親唐女士失望極了。她想快點結束這場鬧劇,便同意去做親子鑒定。鑒定機構外,陳如花不停地催促母親,全然不顧母親的傷心。她只希望美夢成真的那一刻快一點到來。

鑒定結束後,陳如花拉住了想要離去的母親。她盤算著結果一出來,就追問母親關于親生父母的信息。 唐女士實在無法面對這種「家醜」,不願留下,陳如花卻上手卡住了母親的脖子。一旁的姐姐忍無可忍地給了陳如花一個響亮的耳光,快速挽住母親的手離去,一場鬧劇落幕。

陳如花是不是唐女士親生的女兒,根本無需一紙親子鑒定。毫無意外的結果讓陳如花的「公主夢」徹底破碎。她愣在原地,怎麼都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拿著親子鑒定書回到了出租屋,沒有回家,並且好幾天沒有露面。她確實需要時間來認錯和悔恨。

唐女士說: 「隨她去吧,等她想通了就會回來。家裡的大門永遠為她打開。」父母總是願意為孩子妥協的那一個。


用戶評論